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创夏天的故事系列小说之四]失魂  

2012-09-26 16:45:39|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夏天的故事系列小说之四]失魂 - 北日 - .
 

老康面无表情地启动并延伸了灯库实验场光源的明亮纵深度,然后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又瞥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这一刻显示的时间。两种计时器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与大庄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分钟。

直到今天晚上之前一向被老康称作先生的大庄为这次重要的实验没有迟到过,即便在老康最初做这个存在一定危险程度的光栅实验时,同意加入团队的大庄总是风雨无阻地准时来进行测试,尽可能地给出令老康和其他成员惊讶甚至目瞪口呆的准确判断尽管他的判断经常与老康的愿望背道而驰。

老康曾经对自己最重要的研究伙伴在这个实验里的心态变化深感担心,虽然大庄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几乎没有保留地提供了许多重要的资源,保证了以老康为中心的实验一步步看到了向前发展的可能性;然而面对越到后期危险性越大的研究活动连老康自己心里也有些打怵,谁也不敢保证其他成员包括大庄不会产生剧烈的心理变化而临阵退出。

客观真实地分析这个老中青三代的七人光栅开发实验团队,最令人担忧而又最有理由退出的没有别人确实只有大庄,这个事实几乎成了压在老康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大庄从美国回来参加这个团队是以他答应继续协助他的博士后导师约翰逊完成新燃料论证为前提,最近一段时间约翰逊已经迫不及待几次三番催促大庄能够立即赶去美国,幸好据研究院上层透露出来的消息证明约翰逊的这些催促一律被大庄婉转拒绝。


十三分钟过去之后的总灯库第12库的气氛在电流缓慢的增压作用下发生了巨大改变:温度开始急剧下降的同时那些原本整齐的蓝色光栅开始出现颤抖的纹波,库里的空气让人产生了一种被什么无形力量悄悄替换为水的臆想,空间压力被人为下降后让老康体验了光迷失现象造成色彩序列错乱的中级结果。

前一时期这一结果曾经出现过却因老康依赖大庄的观察得出了这属于实验的正常过程而没得到足够的重视。不仅是团队成员也包括院部领导忽视了大庄在汇报会上仔细表述过的光栅通过瞬间电流增压与空间减压会在栅外产生强大的放电动作,最终初级的磷光版本将受到这个放电现象的逼迫而剥离母体从而变成离子空间的自由体。

这个自由体的运行轨迹的不寻常远远比两栖类交通工具的不可预见性更可怕,显然是由一个发光的蜡流产生的几何形状的激增源造成的内部电流冲动,完全可能在扩展光栅范围的初动作时发生一个可怕的变化,那就是380伏的栅电流陡然出现扭曲甚至打结直至上升到具备摧毁性畸变电压。那是一个半透明发光的电弧球体像一顶绚丽的帽子在灯库里保持奇迹般的平衡。

没等已经想到这个可能性的老康提醒在场的实验成员在关键性的今天要处处小心,穿着高性能绝缘衣的大庄已经冲出木质机械升降机直奔已经合闸的电源箱而去。不料实验成员中最年轻的小叶因为胸部被那个闪着漂亮电弧的球体轻轻掠过骤然倾倒,让人感觉那个场景像一个生物处在真空失重状态有一种动人的漂浮感。


小叶!你伤了吗?快呼叫医疗救援!老康跪下一条腿伏在小叶身前同时扭头看着同样俯下身体的大庄的眼神。大庄的手指极其轻柔地触碰了小叶变得焦黑的脸颊用清晰的语句说,老康,晚了,就算我们的特殊医疗小组赶过来,也是徒劳的行为。我们新型光栅实验中绝不容许出现这个浮动的电弧球体,它在实验场以光速发生的任何微小膨胀和萎缩,都会使稍稍触碰到的人在全世界找不到可以拯救自己的方法,想想吧,就如同一个人跌入一望无际而且发生海啸的大海会是什么结果?

    你说什么?当一个生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竟然可以冷漠地说什么救他是徒劳的?你以为你很实事求是,而别人的悲伤和救援都很虚伪,对吧?我希望你问一问自己,自己有没有悲悯之心?大庄的脸经过老康的责问苦得几乎皱成了一棵苦瓜连他说话的声音也散发着苦味,现在没有功夫进行道德审判,老康,我只说一句,我敢负责任地说我既然来到了你所构架的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而我一定要真实,因为欺骗在这里将是毁灭性的。所以,我不是恳求而是判决,不仅是你包括这里的所有人,至少现在必须听我的。大庄此刻的语气变得冰冷并且从其中给了实验场里的所有人一个事态很严重的感觉,不管小叶告诉你什么,你一定要坚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必须坚信,老康!


你怎么像在说胡话啊?告诉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还会发生什么?老康不敢大声只好压低嗓音有些气急败坏地责问大庄。大庄按了一下可以控制带屏蔽功能的移动窗栅,一刹那间一道道超乎寻常刺眼的闪电如同锐利的长矛射进了第12,紧随闪电其后的隆隆雷声似乎在动摇整个巨大的灯库。老康以及他的团队成员躲到闪电触及不到的角落里回想,他们都清楚地记得与实验组紧密对接的气象台专家组曾经确定今天是晴天,并且在进灯库大门之前实验组不止老康一个人抬头看过繁星满天而无一片云彩的天空。

我很抱歉,老康,但我还没有完全老实跟你说......大庄的话音没落而12库外面的闪电再次剧烈闪过,这一次雷电袭击造成库内的颠覆说明了它们有多么凶猛,实验架上形形色色的机械和电子配件倾翻到地下而组成光栅的粒子灯瞬间爆炸,巨大的展示桌面上腾起了简直如同太阳黑子裂变引发的大火,浮游在灯库里扭曲畸变的电流无序地爆闪出一条条光剑,惊愕中老康和他的伙伴仿佛听到周围无数号啕大哭的被诅咒的灵魂。老康黑色的瞳孔失去了光亮却伸出双手企图抓住无比珍贵的12库的光栅,他告诉自己即便是这个世界存在着突然结束的可能性也要保住这座新型光栅实验装置直到实验完成的那一刻。

可是,如果我早知道他们会这样死心塌地跟着我,我绝不会......老康在那条尖锐的光蛇钻入大脑的最后一句话突然被截断的一刹那看见库墙突然爆炸了,裂成无数碎片的书籍和砖石构成了让人惊恐窒息的景象,光线瞬间交织扭动犹如天空翻腾着自己深红色的内脏。所有这一切在实验组成员的眼前慢慢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影子缓缓挪动成一个戴着帽子和拖着尾巴而戴着手套的手拄着一根光合成的拐杖。但就在老康下意识里觉得自己看见的影子就是自己的时候却愕然发现那个影子没有脸,那是一个帽子下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没有舌头只有弯曲獠牙的史前怪物。怪物的下巴伸展成一座发出一个宽阔无比的光栅的平台,老康走上了平台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从嘶哑的喉咙里发出了像妖怪一样的歌唱。


那影子简直就是一个超级怪胎!老康刚刚想对不远处的大庄说出这个结论时却毫无先兆地晕倒在那个下巴平台上。老康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才艰难地从昏睡中苏醒过来,他意识到根本就未曾存在过什么爆炸的12库也没有过剧烈的闪电更发生过蓝色的电弧球体,自己似乎已经躺在研究院图书馆一间装饰典雅的房间的宽大真皮沙发上几天几夜了。

他瞟了一眼南墙上的钟摆摆动的时钟接着又反反复复查看自己戴了十几年的手表,当猛然注意到房间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时他不禁愣住了:以他的经验他知道这个在安静的室内听到的声音是派克笔尖滑动在上好的道林纸上摩擦出来的动静,它毫无疑问来自于这间宽敞舒适静谧的房间的某一个角落。老康抬了抬右手而手却不听使唤就改用左脚去狠狠踩自己的右脚趾并且感到了疼痛便肯定自己很清醒,不过当看到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跟自己共享这个空间的一刻,他宁愿沉睡在那个关于光栅以及电流变异而造成的宇宙大爆炸般的惨剧的睡眠里永远不再醒来。

似乎很突兀变昏暗的房间角落里有一把很陈旧的明式椅子而老康怎么也想不起来院部什么时候置办过这样的椅子,一个没有脸或者说是看不清脸却打扮的很像大庄的人形坐在椅子上默默吸烟,它像老康梦里的影子那样戴着一顶破破烂烂的绿色宽檐帽子,也是明式书桌上堆叠着的大堆大堆有着类似内容的书籍杂志从侧面说明了那人的书写指向。老康在那些写满了字的白纸上读到了一些内容以及特别熟悉的字迹,从字迹的走势和习惯里面他惊讶地看到了每个深夜大庄伏案写作的背影。

就在他力图走出那些流畅的笔迹去看一看浩瀚的写作内容的时候,不料却看见对面那个人形双手叉腰露出牙齿正抬头看他,看起来它仿佛准备听到世界上所有的问题并不知厌烦地回答他,而他的身姿久久地锉在椅子里显得好像跋涉了千山万水那般疲惫不堪,一直到老康注视它的目光渐渐疲软了下去时它才似乎找回了说话的力气,但从来都貌似有些先知先觉的老康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让人形张大了牙齿的距离好像无从回答,你在写什么?它的答案极为简短,你的世界的历史,从这一刻起直到很久之后。人形以大庄惯有的姿态将椅子拉近到老康的跟前坐了下来,老康则愕然到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理解它说的历史指的到底是什么。


你只是这个世界的某一个数字。我知道你觉得我的回答很虚无,因为一个缺乏实际意义的抽象数字,甚至比不上春天路边的一棵青草给予世界更多的激动。但是那些充满张力和活力并且使人亢奋的感性事物让生命体失去了聚集精神的能力,而对自身价值应有的关注度有了分心的充分理由,即使有人认为式微的生命个体降临或者离开这个世界始终存在着莫大的局限,可局限的生命一定在它有限的活动空间和时间段里存在着它的意义。当然更多的时间段里体现生命的价值的过程总是跟牺牲无法割裂开来。

你想要什么?老康默默看着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又站起来的类似大庄的人形,直接把它的回答造成的情绪碰撞以及自己曾经的心理纠结归总到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中,我想你真的曾经是我和你团队成员的领袖,老康,真的。可是你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竭力要离开你设置的未来和你选择的世界?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必须远离你给予我的那个可怕的预示,不管那个预示有过多么绚丽的色彩和憧憬。事实告诉我和同伴们,那个预示在你的手中而产生了逐渐无序的运动而在这个过程中暴露了它灾难性的本质又无法阻止和纠正,所以,你我都看到了那个预示竟然不要外在的作用力便自我畸变和膨胀直至爆炸而自毁了。

老康的眼泪像潮汐一般涌了上来仿佛淹没了他的灵魂,你说的是有关那场伟大的实验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地说那场实验呢?你怎么可以诋毁整个团队倾尽心血进行的那场实验呢?你不也是兴高采烈地加入进来的吗?人形用从没有过的尖锐回答让老康五脏六腑发生了如同江海翻腾似的痛苦,实验?你至今还没觉得那场实验完全是建立在你的世界里虚假的伪科学?你的所谓研究简直就是一个精神流浪者异想天开的梦呓或者说是一个毫无体系感的个人游戏。


难道你没有看到许许多多的人不仅相信并且充满了崇拜来对待我的这场实验吗?老康十分愤怒地从沙发里站起身来冲着对面的人形大声怒吼。人形推了一下那顶绿色的宽檐帽子笑出了声音,你觉得这很值得骄傲吗?你就没有一点点负罪感吗?即使小叶的死亡也不能让你稍微有一点点清醒?老康闻听说他负罪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在火辣辣地膨胀,他不知道对面的它怎么会不计后果地如此责问自己。他与人形在无形而遥远的距离之间站着并且顽固地僵持着,两人对于一个月前12库那场一死六伤震惊了全世界光学领域的大爆炸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你敢交出你那间坚不可摧的GB-xyz粒子监控全光速视文记录器记录下来的实验档案吗?不不不,请不要否认,不要说我们院所上上下下都知道它们的存在甚至全国乃至世界上的光学界也知道此事。你不觉得把事实真相公诸于众比你躲在这里装死狗要强百倍千倍吗?人形缓缓摘下了那顶绿帽子在黯淡的光线里露出了一张黑黢黢布满疤痕的脸,两眼是两个大的黑窟窿而鼻子是两个小的黑窟窿,嘴巴失去了嘴唇使得白森森的牙齿龇在一个更大的窟窿外边。老康伸出僵硬而有扭曲的犹如鸡爪似的左手挠了挠戴着急救头套的脑袋沉默的很久,好啊,近期我会把那些记录交给事故鉴定委员会的主席让委员会来决定是否公开。我想,你我要确定的是当我们面对科学实验的一次次失败究竟应该如何对待,我猜想得到,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们对于这个重大课题将会给出什么样的结论。

新型光栅实验最终被来自中美德日四国专家组成的鉴定委员会认定在目前全球的科技水平前提下不存在成功的可能性,使得当初批准这个力图填补国际光学领域空白的项目的国家科技发展部发文决定撤销实验组的编制并暂停所有的实验活动,实验组的六名严重受伤的科研人员分别回到家庭所在的城市去舔舐永远不会痊愈的肉体和心灵的伤痕,只留下躺在那座简朴坟墓里的小叶在这座安静的滨海小城海边,孤独地守着那座巨大灯库的残垣断壁和那场噩梦般的光电大爆炸的故事。实验中失去脸的大庄把这个决定称之为鸟兽散而且是断了翅膀的鸟与折了腿的兽。


很久以后冥顽不化的老康把大庄单独约会了几乎淡忘了的滨海小城,他们分别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到了临海一个几乎被常春藤完全掩蔽的花岗石墓碑前。望着呼啸的海和墓碑以及叫声凄厉的海鸥老康和大庄久久不曾开口。最后还是当年的实验组组长老康深深叹了口气并颤颤巍巍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这些年我一直在图书馆里度过,是啊,阅读分析研究了大量关于光栅的论文和实验报告,多少次家人告诉我多少次在梦里还在还在说着关于那场实验的话。我是一个卑微的人然而我从中学开始就不甘心一生卑微,大庄你知道吗?这次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给部里写了一份很有力量的报告,希望能够给予我们这几个人可以重启关于新型光栅实验的机会,我想证明给光学界那些对我们实验进行贬低打击的杂种们看,想在这个学界的历史上留下我的名字。

脸被纱巾包裹着的大庄不知是麻木了还是沉默了在老康说话的过程中始终没有说一句话,直到老康停止说话把脸从墓碑上转到自己的脸上之后他才说,在错误甚至罪孽里面寻找自我价值的实现比无所作为可怕千万倍,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却常常不愿意承认,更不能原谅的是抓住那根自以为可以帮助实现自我却可能贻害人类的救命稻草不放。老康突然激动地跺着轮椅的踏板让中年护理阿姨马上推走自己,郝大庄!你就是一个卑劣的小人!你当我不知道啊,实验本来还有希望继续,撤销实验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什么鉴定委员会那些鸟专家,而就是因为你向院里部里满口喷粪胡说八道,让我上半辈子在学界的名声扫地而下半辈子不敢出门见人的!

是的,我是以实验组成员的名义写过一份报告,报告里把我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做了一个归纳,并把我的导师约翰逊帮我收集的有关国际上光栅研究的最新动态附了上去。记得吗?实验初期发生一连串的失败的时候我就告诉你科学不能急功近利,到现在我还是这个态度。大庄让车子把自己和老康拉到了位于小城一隅的原灯库所在的界山脚下,那座炸毁的建筑原封不动的仍旧坐落在那里让即便不了解内情的人看了都触目惊心何况两个直接当事人。可老康僵硬的双手猛烈拍打着轮椅扶手声音嘶哑地大喊大叫起来,老天爷啊!为什么傻子都成功了,而我却一败涂地啊?


  这,我很不舒服!我们走!大庄突然对面对此情此景傻了眼的同来的外甥说。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10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