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创系列随笔[出去]之:坑子  

2012-09-11 21:26:04|  分类: 随笔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系列随笔[出去]之:坑子 - 北日 - .

婺源多坑子。

说起坑子,那里的老少爷们一律晓得,坑子就是小溪。于是,坑子至少在婺源是一种表面清澈潺缓的物事。

不像上海滩一说起坑子,多半趔趄在社会的人,率先会想到的一定是,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使阴招,耍伎俩,事先挖了陷阱,上面做了伪装,然后,骗老实人跌进去。坑子指代这类人或者这类情节,甚妥帖。

假如要比较形象地诠释坑子,赵本山大爷的《卖拐》等小品,可以作为注脚;假如还要给坑子染上流行色,那就非赵大爷的忽悠二字莫属了。

由赵大爷津津乐道的忽悠出去,走遍偌大个中国,坑子实在不算沪人的专属。上至上流社会,下至市井坊间,军民人等莫不知世上皆陷阱,步步须小心;乃至小孩子亦被教导,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操持此勾当者实在比蒙面劫道的,高明几十几百倍。过去,不怎么明白溪的姿态,就想当然作河解。忖忖,河有冲刷力,会涨潮,会泛洪,人畜跌进去,可以变成浮尸;洪水冲过来,可以屋倒房塌。

长大一点再忖忖,就觉得坑子作河解,甚不搭调:譬如被称作坑子的骗子,从祖师爷数起,行状均为深藏不露,宰人于无形之中,颇具武林高手的范。绝对没有江河泛滥的恣肆。

就像此番婺源之游,一见清亮的坑子,那般的浅澈,可观小鱼一蹿一蹿啄着水草,水草随着水流飘拂,灵动得很;大小不一色彩迥异的鹅卵石伏在水里,倒像伺机动作的动物;心情自然亢奋起来,忍不住赤脚就趟入了坑子。

踩着细软的沙子和鹅卵石,脚底得到了按摩,加上水的温润,以及几尾胆大的小鱼,时不时撞过来,迅疾地啄上一啄,让人既受用,又惬意。更加上坑子边草木葳蕤,远处,山峦如黛,就情不自禁起来,舞之蹈之起来。

也许,就是在欢快的情形下,忘记了村人叮咛的入坑要小心,一脚踏入了水里的沙坑石洞,等崴了脚踝,断了腓骨,为时就犹为晚了。

最初的时候,以为人为何被坑的缘由,终因似乎莫过于此。

 

后来,走出去了,不仅仅见识了涓涓状的小溪,还发现了它常常会忸怩作态,譬如一个本来挺美的女子,站在或者坐在灯光里,时不时对男人挠首作姿,而多数男人却兀自以为,这就算顾盼生情了。

于是乎,这个拟或那个男人就春心大发,讪讪前去,女子仅三两句撩拨,两人便似旧熟,比肩而行,相携而入榖。等进了酒吧饭店,给宰的血淋哒滴,方才恍然,口称一见钟情的美女,原来只是个托——托其实是坑子的一类。

更绝妙的情形是,男人胖着喉咙,一边厢对着手机,大问巨款何时到账,一边厢尽管拿酒食塞进腹中;女子一边厢闪烁眸光斜瞟男人,一边厢继续拣贵的点单;此刻,男人留一只有LV标识的小包在桌,口称如厕,便不知去向。结果可想而知,包里只是几沓破纸,或者一块烂砖。大坑对小坑,坑你没商量,倒也是坑界一景,甚是有趣。

至此,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看待坑子问题的时候,极端低能。设想,无论婺源的坑子表面上千般优雅,万般婀娜,人却始终行在岸上,那坑里的沙坑石洞,任它怎么为水草掩饰得美妙可人,怎么让彩石装扮的无比惹眼,始终也是无奈。

可惜,对于美妙的诱人的所有事物,即便这样的美妙诱人,已经不小心出了一点蹊跷,人还是会或者奋不顾身地,或者犹犹豫豫地扑将上去,犹如灯蛾扑火一般。

我就想起了清人徐珂的《清稗类钞》,内中的《棍骗类》一卷——那时的棍者,俗称无赖之徒,也曰棍徒,又曰地棍,又曰土棍,亦曰痞棍;类似今天的骗子,坑子,忽悠——罗列骗术不下百种。

不过,毕竟时代不同了,徐珂时代的地棍相比较现在的骗子,从技艺层面说,当然是小巫见大巫了。然而,往根里深究,那年月的坑骗,比较眼跟前的坑骗,神髓还是一样的,没多少能出徐珂所述其外。

这一来,周围难免有疑惑声起,翻开史籍,总是能听到被坑者凄惨的嚎啕呜咽,也总能听到充满正义感和智慧的检举骗术的声音;可为何坑与被坑总是相伴相携,一路行来,绵绵数千年不能绝?不见得谁可以贱至如此,一见坑子,会说,您来啦?我等你好久了,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啦。

 

今人归纳古代骗术时,明明白白说过:骗子有团伙与个体之分,古时候称团伙行骗,多叫——拆白党、放白鸽、仙人跳等等,那一溜人等分工协作极缜密,引线、布局、收摊、善后各司其职,环环相扣,表演功底绝不输给戏台上的名角。至于个体坑子,就是把上述动作集于一身,更甚者,个体操作的坑子,更便于闪转腾挪,好像坑子里的泥鳅,很滑,可以做到首尾不见,就可以将故事把玩于自己的股掌之间。

相比今天的坑子们,他们的前辈差之远矣。曾经有机会见识了一个大坑子,坐在一个豪华商务楼里,出没乘的是奔驰,住的是酒店式公寓,手里攥有二十几枚所谓公司的图章,并且是纳税大户。做的是以子虚乌有的项目,许以超出银行存款利率数倍的回报,疯狂敛聚民财。

本来我以为,徐珂说的清朝或者清朝以前坑子们,跟很多其他行业一样,大概在技能的传承上,不外乎施三叩九拜礼拜师,全凭师傅的口口相传,或者在闯荡江湖过程中自学成才,并无武林秘籍似的教科书,可供坑师照本宣科,可供坑徒们秉烛夜读。其实,此番又差矣。

像乾隆时候的湘桂黔等地,坑子们尊奉的秘典《英耀篇》,绝对有教科书的地位。此典高在说是秘典,却通篇都是黑话,就算某一个坑子不慎弄丢了,不是他们一伙的,除了神人,只能视其为天书。那里面,天指的是爹娘,七指的是老公,八指的是老婆,比指的是兄弟,追指的是子女,士子指的是读书人,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坑子们真不枉了聪明绝顶的称号。

这番乱想,近几年风靡的电信诈骗就跳了出来,据说宝岛台湾有高人编撰了一本书,近乎高端的电脑编程教材,有操作流程,有组织架构,有问题设置...编撰者号称,但凡得之者,十有九次必定成功,故而,此教材在坑圈之中的售价,竟可至十万到数十万不等。

社会学意义上的骗子——亦即坑子,跟自然学意义上的坑子相比较,有共同之处,大抵都貌似清澈涓细,潺潺动人,而骨子里却潜流湍急,暗坑密布。虽然坑子的形态不一,深浅不等,却是危机四伏。

尤以婺源式的坑子为甚,那里的坑子多坦怀向天,并无茂密岸树蔽掩,也没突兀巨石遮拦;而且,看似浅澈不没膝盖,平沙细软,石竟如卵,还有荷包红鲤沉浮,肥实水禽穿游。而火辣辣的正午阳光,莫名配合坑子的引诱,不容人多思考,就算思考了,最终,不少的男女老少,仍旧脱了鞋子掳了袜子挽了裤腿子,鸭子似地,噗通进了坑子。

 

从古至今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即便那块饼子画得再逼真,甚至做了高科技处理,闻得到香味,它总是画出来,一定吃不到嘴里。可是,也是从古至今,一直可以看到,总是有人渴望天上掉馅饼。渴望其实就是一种欲望。

其实存欲本身没错,譬如,老祖宗早就说人有七情六欲。汉时候的哲人高诱在《战国策注》说六欲为:生、死、耳、目、口、鼻。说的是,人要活着,想活着就会怕死,活着就想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所以,嘴巴要吃香的,舌头要尝鲜的,眼睛要看美的,耳朵要听动听的,鼻要闻好闻的。而且,这些欲念与生俱来,无须教导就懂就会。

以后,有人概括六欲为——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一把双刃剑,欲念自然不能例外。因为想多活几年,医疗保健进步了;因为要吃香喝辣的,农林渔牧发展了;因为要看美听好的,文化建设蓬勃了;因为要闻好闻的,香料行业壮大了,由此带来了各行各业的突飞猛进。

而常常缘于欲念自在,若无强有力的自制,它一定是会膨胀,膨胀到一定程度,欲念就会畸形。于是想活多些年的始皇帝,就信了坑子方士的丹药,信了坑子巫师的东瀛有仙草的胡说八道;想吃奇珍的齐桓公,就吃了为得宠而献子的坑子易牙的儿子;想看褒姒美人一笑的周幽王,竟敢自作坑子去烽火戏诸侯,最终坑得自家国破家亡,死无葬身之地......古今中外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

就像一种生活在大海上层的鱼,总是情不自禁地在水面游动,虽然它们有着活动在水中的空间,因为阳光的诱惑使它们无法抗拒。常常在涨潮时候,这些鱼情不自禁地随波逐流来到岸边,承惠着更多的温暖。意想不到的是,一旦海水陡然退去,贪图阳光的它们因为来不及游走,而被搁浅在沙滩上,尽管它们扑腾着身体,极力挣扎着想再回到水中,可惜一切都为时过晚。等待它们的,除了死亡,再不会有任何希望。 

我愿意做一个假设,假设这些鱼可以明确自己只属于大海,知道得到阳光的前提是生命的存在,那么,它们应该不会因为追逐温暖而随波逐流,也就不会搁浅沙滩。

当然,温暖十分诱人,抵御无限制地得到温暖的自制力,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就像我自己,在婺源清凉的坑子旁边,丝毫没有犹豫地走了下去。等到崴了脚,瘸拐着退回岸上,眼看踝部迅速红起来肿起来,心里才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守住自己,不甘心情愿地往坑子里跳?

 

有一句话想说: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

这不是我说的,而是英国人萧伯纳说的。面对来自外界的诱惑,面对自己的欲望,能不能有效的自我控制,应该说是杜绝坑与被坑的关键所在。做一个最强者或者强者,是一个目标。这个目标自然很高,也很远。因为需要一种境界,就是见境不动。如果,达不到这种见境不动心的境界,那么,所谓成为强者就是空中楼阁。

而达到这样的境界,无论是儒释道哪一家,都一再强调,一定要尽力空掉自我。

偶尔读太虚大师《真现实论》,有云:真如为体,识等为用;诸识为体,色等为用;色、声等事为体,名等假位为用。不至真如,显体不尽,小至假名,明用不周,以用显体,依体明用,体用重重,乃能周尽。

再深入,则发现大师讲究的体用,原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表意模式,并非佛家一家的专属。所谓体用论,至少史上有五种以上的阐释,而这样的阐释仅是那样的迥异,至今思想界还是没有给出一个完整清晰地断论。尚可说共通的体用之意,体大约说的是本原的实在,像食色性也就该归在体的范畴;而用,大约实在的表现形态。

无论儒释道哪一家,本原的体并非合乎道义的体,所以,至少三家都一再布播一种观念,要使世界归于道统,人必须修道;修道的前提就是要先空体。体空了才能泯齐得失,才能无欲,才能明白,而明白才能应,应即可大义当前道体致用,如此,致用便是有所得,证得一定的果位!

一、戒贪欲。心理上要禁得住诱惑,才能以不变应万变。二、不轻信。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1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