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异变{2}  

2012-09-10 23:24:0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中篇小说]异变{2} - 北日 - .

上海:八年前的初夏。子平。以及文欣

 

一定是六月。

因为子平丝毫不会记错,那是中考的前夕。

子平的印象里,那时候的气温不怎样高,好像有人还穿着长袖衬衫。所以,他断定,上海今天的酷热难耐,好像是这八年以来的事情。家乡的温室效应越演越烈,就如同功利主义甚嚣尘上一样,无不是现代文明的后遗症。

一个人呆想的时候,眼前就像过电影。

 

那正是江南最后一批梅子下树的季节,这座沿海的亚热带城市按照惯例,拼命彰显的是暴湿热,暴污琐。所以污琐,是以绵绵不绝的霏霏细雨作为象征。

正在读初三的子平以及他的几个要好同学,那时候极其反感天天撑着雨伞,来去在学校和家里的路上,于是,就放弃了撑伞的权力,直到今天,他们这个权力还不愿意收回。

子平不同意说他们来去在什么路上,只接受自己整天跟囚犯一样被关在教室里和家里这样的说法甚至还愿意别人用——眼看差不多快成Tresor红焖牛肉罐头——这样的语境来形容自己

 

跟大多数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为了中考,子平不得不喝着大舅妈从美国寄来的醒脑剂,埋头在小山似的一课一练之类的复习资料里面,没日没夜地煎熬自己。

而且,他进行的疲劳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虚荣心作怪造成的。

离开家庭这个小战场,一旦走上学校以及社会这个大战场,不知子平脑子里哪根筋错了位,非要装出一副很轻松很潇洒的样子,表现出很另类很与众不同的姿态,照样到电影院看电影,到新华体育场踢足球,到游戏厅打电玩,令对他寄予极大希望的班主任邢老师,瞠目结舌,不可思议。

其实,在这个假象背后,是他无边无际的熬夜,依赖醒脑剂甚至西洋参,支撑沉重到稍不留神就会掉到地板上去的眼皮。如此,不由人不想起,老妈煎活杀鱼时的残酷,油吱啦响,鱼痛苦无比地伸长身体。

老爸对他的所作所为暴跳如雷,老妈心疼的眼泪直流。

 

为了升个好高中,家庭所有关系机器高速运转,触角甚至伸到八辈子没来往的、莫名其妙的人家去了

子平虽然浑浑噩噩,这个情况还是十分清楚的。以后,他才真正懂得,这样的运转看起来很复杂,有时候也很肉麻,而目的却简单到极点,就是想走全中国最流行的关系路线,从而使子平在背水一战的前提下,还有一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后路。

当然,在最紧张的那段迎考日子里,子平来不及去理解前提以及后路的问题,因此,他听说这种事情觉得很烦。

与此同时,老爸老妈可以说无时无刻不一手拿胡萝卜,一手拿大棒,采用美国前国务卿胡佛的政策,来对待自己的儿子

子平嚷嚷,太法西斯了,太希特勒了,太不像初三前的老爸老妈啦

 

老爸老妈面对儿子暗中采取各种手段进行的反抗,及时采取了孙子兵法中的哀兵必胜之策略,弄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腔调其实却对子平形成了更大的压迫,小赤佬,你当我们愿意这样哦,当我们吃饱了太空,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还不是为了你好?

子平晓得,反抗的结果一定是无谓的,不管即将到来的考试,会把自己烤干烤糊还是烤焦,这一考或者说更多的考,都无法逃过去。

老爸老妈应该庆幸,好在他们的儿子年纪不大思想不小,他从最现实出发,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要想一家人开开心心过日子,对自己来说,就不仅仅是考不考的问题,而是不能怀疑自古华山一条路这句话的绝对真理性。

 

简而言之,就是必须考好,不能考坏,弄个市重点高中读读,家庭中就将是日日春风,夜夜笙歌。否则,自己将吃不了兜着走,而且,吃不了的不是邵万生的辣糊酱,而是世上最辣的多赛特纳加辣椒。

所以,他这一向在家里很乖,除了吃饭洗澡,始终钻在复习题中;他这样的乖,乖得老爸心里发毛,老妈一口一叠声叫他囡囡,一过午夜十二点就要他睡觉,他却不过凌晨二点绝不上床,有时候几乎弄到天亮。

这样的乖,乖得自己都在担心哪一天早上起床,突然发现自己长了长耳朵,三瓣嘴,成了一只兔子。

 

那天,下课铃刚响,害怕成了兔子的子平,赶紧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极力想吹一个悠扬的口哨,偏偏嘴巴撮得不标准,弄出来的声音非但不悠扬,反倒像一个哑屁。

要是在从前,一个从嘴巴里出来的哑屁,在班级里引发的将是一场海啸;而现在,除开三五个后进分子呵呵傻笑了两声,其他人非但不起丝毫波澜,竟然还有人对着子平翻白眼,让他觉得很失落。

瞟瞟前后左右,一班读书读成木瓜的男生和女生,差不多到了那样的境界假使囊萤车胤映雪孙康悬梁孙敬刺股苏秦复活必定自叹弗如

班里的同学大概只知世上有题海难度,其他一概不见,一个个活脱空空道人再世

 

坐在子平前排的文欣,眼珠里似乎还有点灵气。趁没人注意,她笃悠悠转身过来,压低嗓音讲,“子啊,身为班长,你一定要以身作则哦。我哪能发觉你,这两天像丢了魂灵,一定有啥事情了,有事要告诉老师,哼哼,你不是最欢喜告诉老师吗?”

如果她先笑上两声,以迎合子平那个嘴巴里发出的声响,估计子平可能会有不同反应。可惜文欣没有。

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两个人的交流总是白眼对黑眼,一照例用冷冻过的吴地语系讲话;另一照例习惯连激凛都不打一个地听

听完,子平才瘟鸡似地回应:“没事,我会有啥情?”文欣大眼睛一瞪,冷笑着,“哼哼,真没事情才怪。”

 

这个老是喜欢冷笑的女孩对话,子平总结出了经验,先强迫自己嘴巴抽筋,让说出来的话磕磕巴巴;然后,要求自己默念三遍绝不改口的咒语否则,面对那种冷笑带着极端逼迫性的表情,一般人不用她一再追问,肯定乖乖投降,说出她想知道的一切。

我怎么可以呢?虽说约摸失眠了两个月了,子平心想,能没事么,我......然而,坚持住了,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像红岩里的江姐。

文欣明白,再问下去也是徒劳,便悻悻转过身去,再没转过来继续骚扰。子平简直乐晕了,就在心里左思右想,想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在庙里拜过菩萨,竟然把文欣这么难弄的女生摆平了。

一高兴,他心中不由就颠颠倒倒念道,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过了一会儿,懒洋洋地,子平又欠身体,努力撑开酥炀的眼皮,大人物一般地左右前后再次瞄了瞄,咳,我的兄弟姐妹们面对中考,简直是上紧发条的铁皮小熊,扑隆扑隆,正敲着小鼓上阵呢。

每分每秒,对他们来说,比金子都宝贵。从他们身上,联想到自己身上,就感觉自己在虚度青春。

为了克服瞌睡虫的袭扰,子平从裤子屁袋里摸出一片绿箭,剥了纸,放在苦涩涩的嘴巴里不停地嚼。嚼着绿箭,子平觉得周围静得有点恐怖,教室里由于迎考造成的安静,让他觉得,自己去过的梅里雪山深处的安静还安静。

 

安静往往需要一种氛围,譬方讲,教学楼初三教室所在的走廊上带着醒目的红色执勤袖章的老师把管不仅使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没越雷池一步的可能,甚至初三年级各班之间也丧失了串门的机会

至于来自政府以及社会各方面的关怀,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子平学校旁边一栋正在建造公寓楼,这些天,为了确保学生们迎考的环境,只能按照政府下达的指令,必须学校放学才允许开工。

不光是子平,恐怕所有跟中考有关的人,莫不觉得这种安得四周空旷,阴森,奈何桥畔路,恐怕不过如此。

 

他胡思乱想着,不小心往后一靠,身后的桌子被靠得挪动一下铁制的桌脚摩擦着地面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响声。

而这响声在那一刻的教室里,竟变成原子弹爆炸似的轰鸣,立刻引来一片反核战士忿怒的目光。

向来大大咧咧的子平,感觉这些目光热辣得比太阳黑子磁暴更厉害,顿时尴尬得如同偷吃篮子里鱼的猫只能慌忙摸出杯子,一边擤着鼻涕,一边跑去开水间,冲板蓝根冲剂喝。

出了教室门,磁暴消失了,子平终于觉得热伤风比死还难受,一边喝冲剂,一边趁机脑子开小差,胡乱猜度伤风感冒会不会死人,尽管自己没死过。早把原子弹,以及冲击波什么的,忘记的干干净净。

考试要紧,要紧到要命。到学校连体育美术课都让了路。还好,总算升国旗和做广播操没取消。

 

子平那些拼命游题海的兄弟姐妹们,早先没几个当升旗做操算回事情的,最近估计受了刺激,一个个那个认真自觉劲儿班主任邢老师丹凤眼都睁成了核桃眼,“什么情况?”她问班长子平

子平吭哧了半天,回答,“喔,我分析分析看,通过没日没夜做题,我们班的同学从中受到了熏陶,都成了爱国主义分子。”邢老师胳膊肘轻轻碓了一下,笑了,笑得很动人。

子平不用看,就知道年轻的邢老师的笑容,那是非一般的动人。但是,每一次知道邢老师笑了,他还是希望看一看她的笑容。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欣赏班主任的笑容,黑板上的喇叭突然响起运动员进行曲几个陷在习题集里不能自拔的同学,好像什么人欠多还少似的,眼角眉梢一耷,疲疲沓沓往门外走去;个别习气恶劣的,嘴巴里面就不怎样卫生了,操那啊,宗牲哦,都溜了出来。

子平瓮着鼻子对邢老师说,“报告邢老师,有同学想支援大西北!”她笑着说,“搞什么搞?什么支援西北东北的,赶快排队到操场上去。”

昨天已经跟邢老师打过招呼,因为感染了热伤风子平免了出操,随带着连升国旗仪式也免了。

 

按照学校规定,不出操的学生,应该听到国歌声起的时候,自觉在教室里起立致礼。那天,子是当学生以来,第一次不起立,不敬礼

子平歪头趴在桌面上假如这时候有人突然进入教室,恐怕会以为他是突发急病晕倒了,或者死了。

窗外传来很响的广播操乐曲,子终于抬起头,擤了一把鼻涕,再拿手指塞住耳朵管,眼却定烊烊看文欣的书桌,竟然有空在心里说,我知道,我伤害过你。可是,当你不那么小气,偏偏就是那么小气,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咳咳,老难过的啊,我的鼻头,我的脑袋!

[原创中篇小说]异变{2} - 北日 - .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