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创春天系列散文之二]海里一支鱼  

2011-02-27 20:01:12|  分类: 散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春天系列散文之二]海里一支鱼[蓝调情怀同题共赏] - 北日 - .

    不是你,而是,首先背叛了过去

那么,你还需要在蒿丛中,长久探吗?站起来吧,我的公主,你可以高傲地走过我。

不过是泥土,或者,不过是你鞋底的灰尘神秘高原开始行走,一路无论休养还是生息,我知道的,我只是一枝暂栖枝头在你那里,恐怕我早已枯萎,早已凋零,没有叶的绿,花的红,无论初春,还是春末。

 

事物总是以静态,作为自己存在的形式。

我们看到过,外在的形式感,竟然可以包孕了存在的全部,从自然,乃至生命。尽管,这不应该成为是事实的真相,可是一直以来,形式感总是比真相,令人感到愉悦。

例如,你高原的雪与冰块,烈日与疾风,急流与危......当然,还有你腰间的氆氇,头上的帕子......当然,还有你淳朴的语言,你天真的笑声,记得吗?这一切的一切,曾令我怎样的痴迷

 

行走在山脊上的你,一直那么远,远的似乎与神在。

那一日,我负着沉甸甸的心,也蹒跚在山脊的弧上。陡然与你遭遇的一刹那我们的脚下,是青草和格桑花,而头上,是白云和高原蓝。

迷醉我的,却不是青草,不是格桑花,不是白云,更不是高原蓝,而是你通体散发的檀香那一刻,梵音为乐,雪峰为衬你的轮廓熠熠。那个叫做上里的春天,我第一次懂得了窒息。

为了形式感而窒息,感觉是幸福的。人常常会因为陡发的激情,而不顾一切,而萌生冲动,就算最终获得的,只是瞬间的快感。

 

后来你问,是什么样的诱惑,你会来牵高高的雪线?是什么样的向往,你会来做苦行僧?

我不语,只是看着盘旋的苍鹰,抚着灼热的阳光,听着长长的佛号。那柄缀着格桑花的腰刀,鸣响在银色的刀鞘。

而,地图上粗粗的红线,延伸向拉萨,延伸向日喀则......玛尼堆上空飞扬着佛的经幡;平缓的岩壁上,铺陈着佛的图卷......而,我还是没有向佛匍匐,却向你匍匐了。因为,我的眼眸里充斥满了的,唯有你颊上耀眼的高原红,唯有你靥上纯洁的笑容,唯有你不染俗尘的眸光。 

 

然而,我过于自信了,以为从此可以带着你,从你的高原春天,一步步走向我的海岸春天。谁都知道,我从未因为意外,准备停下漫长的跋涉。我现在必须承认,最初,你仅仅是我跋涉途中,无数个意外里,一个美丽的意外。

谁知道,有了你之后,我坚固的鞋子,很快破了,行囊变得沉重。

格桑花丛,在冰阪缝边,在奔腾的水畔,在凌晨最寒冷的时分,在山梁与山梁的的拐弯处,更在你温柔的酒靥里,我坚固的山地靴很快破了,于是,我的脚也很快破了。在路上,淋漓的血很红。

我不会行走了,因为,你的温柔乡真的太温柔。

 

那些糌粑、酥油茶、青稞酒、干酪,伴着你优美的锅庄,以及高亢的卓鲁;还有那些附加在你人文美丽上面的,无以比拟的自然美丽,竟可以疯狂的速度,蚕蚀了我,融解了我。

那时候,我千百遍地告诉自己,我不属于海岸,而属于高原,虽然海兼具着博大雄浑,拥有着辽阔遥远。那时候,我似乎就成了你院落外一棵树下的溪流,成了你屋檐上一棵衰草上的种籽;成了你轻盈影子里一个须臾不离的影子。

我那张高原地图上,已经找不到最初划上的、直指目的地的红线。

 

谁不知道,我们可以消磨时间,时间也在消磨我们,而,时间里甜蜜的时段最消磨人。此时此刻,我愿意对所有人说,当自信自己在消磨世界的那一刻,小心世界正不露痕迹地消磨你,请原谅我这样说

那时候,我真的不懂:忘情于上天所赐之,乃至于使人丢失了自我,就像伊甸园里的那颗苹果。如果时间再给它抹上蜜汁,它就变成了一剂毒药。后来,我看见很多人,疯狂地嗜食着它,直到寻死觅活。还没放下不羁的匙,停下吧唧着的嘴唇,许多灵魂已然坠落了,它们找不到来路。

你呢?还有我呢?我们找得到来路吗?

 

我有一件衣裳是藏蓝色的;与你高远的天空匹配,也与我辽阔的海契合。相伴在高原一个叫新都桥的地方,我始终在跟你说海。说海的清晨或者傍晚,我没有脱下过可以汇入大海深处的、也可以融入天空背景的、那件宽大的外套。

随手在岩石上画了一条鲨,我说,我是你的那尾鱼,大海是我的宿命;你却直指天上盘旋着的鹫,说,不,你是我的鹰,天空才是你的归宿。

和煦的春风里,我莫名觉得有些冷,不由地裹紧了外套。你却张开双臂,迎风奔跑,并转过俏丽的脸大声呼叫,来啊,我们可以飞起来。我听见了你无邪的笑声。

我站着,没动。因为,我知道自己可以在水里自由地游动,却不能飞。

 

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挥舞着斧子,心情舒畅,搭建一间木房子。贡嘎雪山的脚下东海的水涌了过来。我在木房子的墙上,安装了一扇巨大的木窗,我告诉你,我们天上的阳光和海里的波浪,一起搬到房子里。这样想着,就以为有一片云彩飘下来。 

短暂,醒来,是梦的新版剧情。剧情里我终究是鱼,你还是一只鹰。我今生只能游水,你此世只能飞翔。那片云彩却飘游着,没有落下来。

要远远地走了,此岸到彼岸,路途漫漫。说,这一生都将颠沛流离无法停顿。对不起了,我的公主,我有我的苦衷。你哭了。我却没哭。因为,很久很久以来,只要有片刻的安谧,我竟会在你的泪水里游泳。

   
   [原创春天系列散文之二]海里一支鱼[蓝调情怀同题共赏] - 北日 - .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1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