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5>  

2011-12-08 19:58:1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5 - 北日 - .

        “我靠,怎么回事!”楠使劲踹了一下墙壁,打量着四周。“见了鬼了。”

她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能力,但是似乎这一次出了点小问题。

白色的墙壁,绿色的油漆,简单的铝合金窗户,以及窗外的塑胶操场暗示,这是一所学校,从学校的布局和风格来看应该是一所中学。这给了楠一点苦涩的回忆。“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哪里啊?”阿楠看见一个正在扫地的身着蓝色制服的阿姨,便随口问道。阿姨却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你这小妮子,刚才我怎么没看到你,转个身你就出来了。”阿姨一脸狐疑地看着楠。“你不知道这是哪儿,那你来干嘛?”

楠吹牛的功夫再一流,遇到这种无法解释的事情,也语塞了,“哦,不是,我是来看老师的,王德权老师。”

“王德权?我在南京一中干了四年多了,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废话,人家是我上海的老师,你怎么可能听到过。楠刚刚想笑,却突然意识到……

南京?天哪……楠心里狂郁闷。以前用过好几次了,怎么都没事?造孽啊,还得我买火车票回去。

“哦,那我可能搞错了。”楠赔笑带鞠躬,退出了阿姨的视野范围。

“亲爱的,帮我请个假,我大概要过两天再来学校。”楠第一时间发消息给安,在写信息的时候楠皱皱眉头歪歪嘴。安,对不起,我真的是想保护你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给你伤害,还是给你想要的安全。

或许,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楠走下楼梯,盘算着如何去南京火车站,担心着身边一百多块钱够不够回家。楠是个对距离和时间都相当没有概念的人,上天却莫名其妙地给了她这种特异功能。真是讽刺啊。

用安的话来讲,这就叫做“公平”。

经过底楼办公室的时候,楠看见一个男孩正在被老师训斥,低着头,静静地。有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办公室里。

从一开始就没停止过的。

南京的雪。

忽然。

我听见你的呼吸。

异常安静,让人怀疑自己的听力。尤其是夜深人静时。

但我听到了。

我说,我爱你。爱你无声的呼吸。爱你的宁静。爱你纯白的美。

Letmetakeyourbreathaway

你无畏,我却很累。但你吻到我微笑的嘴。

毕竟,我尝过了被雪拥抱的滋味。

但是突然,你的心化成水。

我曾相信你已成冰。

其实你只是水。

我想问。

雪的融化,是因为炙烈地依偎,还是寒冬的荒废?

你融化一瞬的微笑令我心碎。

之后,你进入永不醒来的沉睡。

Letmetakeyourbreathaway

在听不见呼吸的夜里,你进入我的梦魅。

像对我酷刑施罪。

你随波逐流的美,不再属于谁。

梦里的你永远有人作陪,只是丧失了无暇的美。

梦里的你忽然腾飞,只是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醉。

梦里的你流了泪,你说不是因为伤悲。

Letmetakeyourbreathaway

我看到你随着海风渐行渐远。

升上蓝天。

又是一个冬天。

许久不见你的脸。

天空又飘起了雪片。

可是,我听不见。

听不见你呼吸。

听不见自己。

听不见。

看不清。

闻不到。

摸不着。

只能,对着你离开的方向,轻轻说一句。

Letmetakeyourbreathaway

“你说,这是不是你写的!”班主任严肃地拍拍桌子,“现在的初中生啊,搞不好了!”

毋庸置疑,班主任是数学老师。

“是我写的。”男孩长得清秀,唇上淡淡的绒毛预示着他还没长大。

“丁毅,你文笔是不错,但是你写的内容,能不能跟老师解释一下。你知道这句英文的意思吗?你知道你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吗?”

“是真的,王老师,我真的.......”

“你不会要说,你真地看到雪人活过来了吧?别说我们南京三中,就是整个南京,整个中国,整个世界,也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戴着厚厚镜片的女老师在“绝对”两个字上面重重地顿了顿。

丁毅没有再说话。

“你最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同学间散布你见到过活的雪人的消息,”班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这样下去,我只好请你的家长和心理老师了。丁毅啊,你也是个不错的学生,我不希望你再胡思乱想影响到学习,好吗?”

老师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丁毅的肩膀。目不转睛地直勾勾盯着丁毅的脸。

男孩点点头。

出了办公室,天空中飘起绵绵细雨,这雨滴有些许绿色参杂其中。丁毅听见雨中响起了轻柔却成熟的女声,这是让他这么多天来一直魂牵梦绕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如果你不愿意,就离开这里;如果你对我不放弃,就打开窗,把握我在你的手里。”

“办公室对面的窗户,被谁打开啦?”穿着蓝制服的清洁阿姨在走廊里大声叫道,“这么大的玻璃很危险的!哪个学生这么调皮!”

学校门口。

楠走出教学大楼才发现,这春意盎然的时节南京路上竟然还有积雪。“世界环境果然恶化了。”楠自言自语。郁闷的心情在这个时候仿佛堆积得如地上的雪人,使这个小女人不堪重负。她身子忽然软下去,双手撑地,抽泣起来。

“什么狗屁的天使!什么狗屁的计划!”咒骂很快转化为哽咽。阿楠在安的面前一直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但是有一些事情,安注定要遗忘,而楠,却注定绝不可以遗忘。

天空中飘起细雨,无声地润泽着万物。奇怪的是,那雨水有些诡异的绿。

“倒霉事情都碰一起了,难不成是酸雨?作孽啊。”楠叹叹气,这个小姑娘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除了钱,我讨厌一切天上掉的东西。”

楠的耳畔,响起了轻柔却成熟的女声,充满着女性的魅力。“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呢。”

楠“腾”地回头,四周没有任何人。几部小轿车飞快地从眼前飞驰而去。“你是谁?”楠有种不祥的预感。糟糕的是,楠的预感一向很准。

“我?我是你的朋友啊。”那个声音仿佛有种催眠的效力,楠判断出它是与雨水一起降落到大地上来的。这声线有中摄人心魄的魔力,“我是真正的水做的女人。”

“你……也是所谓的那个什么天使么?”

“是啊,你是我找到的第一个同伴呢。”

“这算缘分吗,我操。”阿楠没好气地嘀咕。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