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4>  

2011-12-08 19:52:1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4 - 北日 - .

阿楠拉着安的衣角,用近乎颤抖的语调问,“那个人和你说了些什么?”

“怎么啦八婆,今天神色不对头啊?突然这么关心起我来了。”

“你就告诉我吧,这很重要。”

“说了点无稽之谈。说我是天使,说我要改变世界,哈哈,”说着说着安自己都忍不住笑出来,“你说无聊不无聊。”

但是不知为什么,安却看到阿楠的眼神,变得非常异样。那是一种无奈、痛苦的神色,但却又泄露出一丝微微的兴奋。阿楠的左手搭在安的肩上,右手抚摸着安的左侧脸颊,温暖的体温从一个女孩传到另一个女孩的身上。

安喜欢这感觉。但是没有缘故地,她有些害怕。

“对不起,安,我又要欺负你了呢。”阿楠无奈地笑笑。然后闭起眼睛。她的眼睛散发出迷人的光芒,突然她脸上的青筋暴起,一直延伸到她白皙的太阳穴附近。她的身体像黎明时的星辰,渐渐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安像水晶云母一样四散开去,与楠融为一体的虚无,在这个夜里显得特别耀眼。虽然只是一瞬,但如昙花般美丽异常。

稍许,光芒黯淡下来。随后,楠不见了。

安独自一人躺在那里。胸脯有规律地上下起伏,表情显得很安详。

“喂,喂!小姑娘怎么睡在这里?”城管队的大叔有点粗鲁地推醒了安,一脸地不开心,好像安欠了他一屁股债似的。“是北京城市大学的吧?快点回去吧。”

“哦……”安揉揉眼睛,眼神迷离地看看四周。

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去了网吧么?怎么一回事情啊?拿出手机一看,阿楠还是没回给她消息,时间显示已经停留在了十点半。天哪,我最近这是怎么了,老是无缘无故地忘记事情。难道真的是老了?

安拍拍自己的脑门,起身走回学校。回到寝室,发现偌大的寝室空空如也,没有一点人气。另外两个家伙肯定又是偷偷回家睡觉了,阿楠这小女人又不知道死哪去了,这会儿大概在某个男人怀里缠绵吧。一般发她消息不回,就是这事情了。安愤愤地想。

“重色轻友的胚子。”安把被子一掀,盖在自己头上。

“亲爱的,帮我请个假,我大概要过两天再来学校。”阿楠的消息总是那么滞后,而且往往和安发过去的内容驴唇不对马嘴。

“你干嘛啊?”安正极度郁闷着呢,这死人还冲上枪口。“去医院看病啊?”“性”字差点脱口而出,到了嘴边还是被咽了回去。

“看什么病啊,我有事啦,回来再和你说哦。对了,你网吧后来怎么样了?”

“怎么样也没怎么样,撞鬼了。你HaPPY吧,不坏你兴致了。”啪嗒,把手机扔到一边。她看到手机背后贴着的,阿楠和她一起拍的的大头贴,这个清秀的女子与安相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如果说安是烈火,那阿楠就是清风——与她们的个性正相反。她薄薄的嘴唇上涂着淡淡的唇彩,雪一样的肌肤晶莹剔透,这让安一直很嫉妒——尽管稍加打理,安的皮肤也绝不算差,但是和这个小姑娘相比,安就不得不自惭形秽了。安唯一可以在心里暗暗炫耀的是自己的眼睛和身高。

有时候安会想,如果可以像死人一样睡去,那也不错。她横在床上,用余光扫了一眼手机。手机和她一样,静静地躺在床上。他从昨天晚上消失,就没有给她任何消息。究竟是怎么了呢?难道真的因为她不肯把自己的身体给他,他就要离开吗?

是我看错了,还是我根本就没长眼睛呢?安叹一口气,不情不愿地取过手机,按下她熟悉的名字,“你不理我了?”

短信发送。

安一直是一个害怕针锋相对的孩子。她会尽力避免一切不必要的争执,所以她不想打电话过去。她害怕争吵,哪怕是必要的或出于善意的。她只是讨厌思想的冲突。她喜欢大同的世界,没有任何误解,偏差,变数。每个人都是透明的,甚至连思想也是透明的。这样,大家或许会无奈,但是至少不会有冲突。

安这样想着,眼前的手机屏幕渐渐模糊。

转眼之间,四周漆黑一片。安看见自己的影子映在水帘上面,光线从水的另一头射过来。其实,她连水都看不清楚,只是凭直觉判断那有波纹的晃动的空间,应该是水。她不怕黑,但是对于未知的东西却一直很恐惧,所以她每接触一样新鲜事物,都要鼓很大的勇气。

耳畔响起了水滴声。安渐渐向前走,几乎是挪动脚步,她害怕自己掉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走着走着,来到了水帘前。她想到大话西游的场景。

呵,我又不是孙悟空。

水帘上的她很清秀,很干净。水潺潺流淌,声音煞是动听。安看见自己微笑的脸。

忽然。

安注意到水帘上的自己,有些许不同之处。

从她右手的手背上开始,经脉逐渐变成了黑色。正是安现在手上的那种颜色。但是,水帘上的自己,那黑色以令人战栗的速度蔓延开来,从右手,到整个手臂,再到脖颈,直至整个身体脸孔。那个安像是布满了黑色花纹的精灵,不羁的笑颜让人头皮发麻,黑色的经脉中还能看到点点荧光流动,安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叫出声。

那个水帘中,原本像安的女人,轻轻朝安颔首,微笑里荡漾着桀骜不驯的神色,不像是凡间之物。安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不知道是自己的腿发软了呢,还是这女子的魔法。

女人,竟从水帘中伸出手。那修长的手臂让安都忍不住要去抚摸,但是她没有,这个冲动只是稍纵即逝。因为在恐惧面前,冲动永远也抬不起头。

那女人的手散发出微光。安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不容得她想那么多,她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变化:自己的身体也和那女人的手一样散发出微光,渐渐越来越亮,她感觉自己要飘起来了!自己的重量似乎在急速下降!当光线笼罩全身时,她终于忍不住泪崩了,眼泪像溃堤一样前仆后继地挤裂眼眶,生痛生痛。绝望与害怕甚至让安失声。她只是一味地发疯似地流泪。

很快,光芒黯淡下来。随着光芒的暗淡,安的眼睛渐渐模糊……她隐约看到,水流慢慢停歇了,水帘上的女人,也随之逐渐消去……之后眼前便一片漆黑,耳畔的流水滴答声也变成了一片死寂。周遭噤若寒蝉。

无论如何,安庆幸自己还活着。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她想摸摸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安心。但是,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身体没有了。

她根本找不到自己的手。所有的感觉,触觉,听觉,视觉,嗅觉,甚至胸脯的上下起伏,她都感受不到。我只剩一个思维了么,只剩思维了吗!!!啊——!!!!

安终于歇斯底里地叫出声音。

伴着大口大口地喘气,安一下子从寝室的床上蹦起来,坐得笔笔挺,惊魂未定的她拼命摸自己的手,脚,脸,发现自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她神经质地上下左右前后地看;大口吸气再吐出来一直到眼冒金星;用力抽自己耳光,抓自己的皮肤一直到皮肤变成深红。

安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活着真好。原来疼痛,也可以让人如此快乐。

“我做了个很恐怖的梦……真希望有你在身边。”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原][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4 - 北日 - .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9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