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24>  

2011-12-10 14:48:5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24 - 北日 - .

    飞机上。当安用颤抖的双手,让机长室大门打开后不久,纸还是包不住火,乘客们渐渐知晓了事情的真相,商务舱和头等舱都开始喧嚣起来。安守在门口有点慌张,回头张望对峙着的楠与机长,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表面镇定自若的楠此时其实也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机长看到消失的铁门,的确哑口无言——但是面对楠提出的“让我驾驶”这一无理取闹,严肃地拒绝。楠恨自己没有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过于温柔娇小的她实在不适合劫机者的身份。

  “没办法了,”已经获得几乎所有有关驾驶必须的记忆后,楠冲着门口已经快坚持不住的安说,“让他们全部给我消失!”

  “你说什么呢!”安的罪恶感一下子冲出重围,爆发出来。“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安鲜见地激动到冲着楠大叫。这让楠反而有些不适应。

  “那怎么办?”楠看到安已经被人群包围住——真是不专业的劫机犯呢。安的手被一个强壮的男人紧紧抓住,像只小鸡一样被拎起来,乘务员则准备用绳子绑她。

  真是一团糟。楠不得不又一次洗脑——这已经是上飞机后的第三次。尽管做了充分的准备,她还是感觉到一丝疲劳。“喂喂,最强的天使,为了全世界,你该做点什么吧!”

  “做什么!做什么!”安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回答楠的发难,还是在情不自禁地挣脱人们的束缚——她的手臂被反绑起来,肩周处生痛生痛。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安自己也不知道是为自己的痛楚,抑或为这些人的命运。

  女孩的手,渐渐散发出红色的微光。刹那间接触到她的所有人消失不见——就在一瞬间。飞机像幽闭的禁地,所有乘客都傻了,在原地保持不动。连呼吸都变得缓慢轻柔,就怕谁吸引到这个怪物的注意力。

  安自己也意识到。身份。

  如果说常人的身份,是靠金钱,名誉,地位,年龄,诸如此类来分出高下,那么安此时此刻,和她身后的楠一道,超越了身份的禁锢——或许,她们超越的不是身份的高低贫贱之分,而是,他们已经超越了“人”的身份。

  “怎么办?”安逸就是举棋不定的口吻,但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人敢上来碰她了,不消说碰,就是动弹一下,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之于这些凡人。

  上天,总是公平的。安看着自己逐渐已接近全黑的手背,五脏六腑交流道,是不是开始了就停不下来。是不是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这一飞机的人都会因为我消失。是不是,我的能力,注定了自己是个杀戮者?

  她突然想到了路西法泛着红光的眼。像极了杀红了双眼的狂战士。

  想到这里,安突然打了个冷战。

  “机长,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想借机飞到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知道吗?”楠与机长保持着一个微妙的距离——她的能力可以涉及机长,但是机长却无法触碰到她。“还有,希望你广播乘客,我们没有伤害他们的意图,请他们安心。”

  ……

  “机长,你现在有三个选择,一个是亲自驾驶到耶路撒冷,另一个是让我代替你驾驶,第三个,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是让我的朋友把你变消失了,再由我来驾驶。”

  话音刚落,机长的表情依旧镇定,但是楠从他的记忆中,读出了上一秒,他听见这话时的恐慌和畏惧。楠知道,机会来了,胜利的天平已向她们这边倾斜。

  飞机到达以色列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时,对方还不知情,在违反国际飞行法规的情况下,机长不得已只能从采取迫降。巨大的机身振动让人作呕。下飞机前,楠悄悄叫安,“让他们全部消失吧。不要留下后患啊!”

  安不知道楠这样的冷酷从何而来。她直截了当地教唆自己犯罪,却不带有任何罪恶感。这是天性所致,还是后天的环境影响的结果呢?

  耶路撒冷。尘封这千年的沉寂,漫天的风沙让人睁不开眼,苍穹变成了土黄色的泥沼,阳光在风沙的遮蔽之上,显得苍白无力。出乎安和楠之前所预料的,以色列尽管战事频频,但机场附近并不是一派颓靡景象——矮小的房屋有着灰暗的色彩,但屋脊和房顶却是夸张的艳色,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漫天的黄沙,与北京的沙尘暴截然不同,那种黄,来得更缓和更细致,仿佛是从骨骼里面开始侵蚀这座都市。楠和安紧紧牵着手,逃命似地走出机场。之所以会逃命,是因为毕竟她们没有让这架飞机变成“鬼机”——在安的一再坚持下。

  安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楠所说的做足了功课,指的不过是她查阅了以色列耶路撒冷附近的一些旅游咨询。问题是她们两个小姑娘,既无钞票又语言不通,这些资料对她们来说,等于废料。

  “放心吧,接下来就看我的了。”楠在跨出机场的一瞬间,欢呼雀跃。竟拉着安纤细修长的手臂一蹦一跳起来。

  “看你什么?你还是看看周围吧大姐。”安小声嘀咕。

  她们四下看去,街道上人不多,零星有小孩和妇女坐在屋门口,晒着昏黄的阳光,表情是淡漠的,但眼神却像沾了灵气一样,炯炯有神。女人带着面纱——这是伊斯兰教的传统。

  楠拿出地图和旅游指南,刚准备大声朗读——这是这个大大咧咧的女生一贯的作风,有好几次考试阅读题,她都险些因为读出声音被认定作弊。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言极是。她刚准备大声朗读,话就被自己咽回去了。

  周围的人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两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女孩,疑惑不解写满脸上。前方不远处,一个男人脚边,静静地躺着一把aK47半自动步枪,枪口正对着安和楠。黑色的枪口像无底的深渊,又如圆睁的眼珠,有点恐怖。

  楠紧紧拉住安的手。突然发现安的手心很潮。

  “这要是一枪打过来,我们的能力根本无济于事啊。”安小声说。她几乎不想往前走了——但是现在停下来更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所以局面是,走了不是,不走也不是。

  “笨笨,你忘了你可以控制物质的产生和消失吗?换句话说,你是不是可以造件防弹衣什么的?”

  “哪有这么容易!防弹衣什么材料的?怎么造,我能力那么强早就造飞机来了,还用得着劫机嘛!真是的。”安不停地抱怨——她现在光是把“消失”一个能力掌握好,别到时候把楠给变消失,就已经相当困难。何况是创造具体的事物呢。

  安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标准的东欧人,尖尖的鼻子,尖尖的下巴,给人精明阴险的第一印象。络腮胡剃得很清爽,留下深深的胡茬,像脸上的斑纹一样。右眼下面有一道疤,一直延伸到下巴,消失在头颈之下。杂乱的头发被一顶斜戴着的贝雷帽遮住,身材十分高大,强壮但不夸张。

  男人的眼中,突然映射出两个女孩的影像。

 

  评论这张
 
阅读(9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