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23>  

2011-12-10 14:45:0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23 - 北日 - .

    “据报道,一种青色的细微火星状物体正以日本海为中心向临近过度快速扩散,这种物质可以穿透任何其他物质,截至目前已造成十五万人受伤,数千人死亡,以及大量的建筑、公共事业的损伤。受灾面积最大的国家为日本、韩国、朝鲜以及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目前联合国及各国科学家正在研究对策,目前尚未找到熄灭这青色火星的办法。”

  青色的星屑……

  安和楠相视,食堂的电视机给出的这个信息,让她们第一时间觉得,这是自己同类的杰作。但是为什么要以杀戮人类破坏世界为目的,她们不得而知。

  日本海……

  “安,你累吗?”

  “还好。”安经过一阵疯狂的锻炼,右手黑色的静脉已经衍生到上臂。她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手,用力握紧拳头。

  “我想到一个人。”楠钩住安的头颈,“天使猎手。我们可以通过他引导我们。”

  “但是,他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安对这个人有些放心不下。

  “至少他知道我们不知道的。”

  楠坚持要尝试联系天使猎手。安熬不过她,只好不说话。安觉得以她们现在的能力,如果那星屑飘过来,必死无疑——所以她也想快点提升自己的力量,因为她知道,她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后头。

  安的手泛出了微微红光。

  楠打开手提电脑,在QQ里找到天使猎手的名字,飞快键入,“在吗。”

  “在。有何贵干,天使之王拉斐尔殿下。”

  “解释一下人类的补完和天使的神化吧。”

  “人类的补完,是将人类升华成神,天使即将成为人类的仆人;而天使的神化是完全不同的计划,是将天使升华成神,掌控世间万物的荣光和生息。”

  楠皱皱眉。与安交换了一下眼神,她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情可以发生。

  “我或许可以指引你们,通向苏醒彼岸。”

  “苏醒的彼岸?是哪里?”

  “地理位置在圣地耶路撒冷。”

  “地理位置?”

  “没错。因为并不是到了那里,你们就必定能够苏醒。”

  ……

  雅琪和雅顿恢复地很慢。差点丧命的他们现在正在爱琴海域修养身心。

  “琪,舒服点了吗。”雅顿的声音很虚弱,这种虚弱有一个副作用——让他的声音显得很温柔。之于雅琪而言这是唯一的好消息。

  “恩,亲切的水可以治愈伤痕。”琪终于从当时仅剩的能量中把自己修复。但是现在的能量也只有大战前夕的十分之一——如果那是她可以兴风作浪,那现在至多是下场小雨。

  “朱诺,你呢。”

  “请唤我作沉默者雷米尔。”小孩的声音仿佛从无底深渊传来,回音阵阵。

  “你当使用了什么能力击退他的?”

  “吾乃万物律动之缔造者。”

  雅琪不解,“什么意思?”

  “朽木。”雷米尔不再说话。

  有点累,好像倒头就可以睡去。雅琪恍惚中这样对自己说。不知道是因为疲倦还是懒惰,她想停止这永无休止之日的奔波——她不知道何时何地才是尽头。

  “我来告诉你那里是尽头吧。”雅琪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谁?”雅琪并没问出声音。

  “读心者。智天使斯蒂芬索多尔。”言简意赅,但的确解释了雅琪的所有问题。

  “尽头在哪里?”雅顿问道——原来他除了读心,还可以同时与几人共同意念交流。智天使的级别在天使中相当高,雅顿很明白这个人的能力绝不止于此。

  “圣地奥林匹亚科斯。”

  “耶路撒冷?”安轻声地重复着。充满战乱和死亡的地方。仅仅是要去到那个地方,就是个艰难的任务,何况,不仅仅是去到“物理位置”就算成功。

  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相信这个所谓的先知——人在迷惑的时候,或许最容易上当。这是安的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尽管妈妈和自己的关系一直不远不近,不亲不疏,但有些话,安觉得有道理,所以始终记在脑子里。

  那么现在,安除了相信,还能干嘛?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安!”楠的眉心紧紧聚在一起,信誓旦旦的样子是楠标志性表情之一。但是这一次安有点害怕。平时,面对这种表情,安总会淡然一笑置之。可是这一次……

  “你不会打算去耶路撒冷吧。”安试探性地问。

  楠反问道,“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等着那些闪光的粉尘穿透我们的身体吗?”

  安无言以对。她的确找不到有力的反驳。在楠面前,安经常会语塞。但更多时候是因为不屑和这疯姑娘胡搅蛮缠。这一次却是真地懵了。

  “去那里……你知道要怎么去吗?那个地方好像没有火车没有飞机没有任何交通手段可以到啊。”安终于也给出一个不去那里的理由。

  “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我们有什么办不到的?!真是的。”

  安感觉到,顺着楠的思路往下走,基本上她们就是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不是上《终极对话》节目,就是去《东方110》做客。“你是想劫持什么?”

  楠咧开嘴笑出声来,双手捧着安有点婴儿肥的脸,无限爱怜,“笨笨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嘛!”稍稍停顿一下,楠咽了口口水——其实她的紧张也是溢于言表的。“我打算……开飞机去。”

  安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

  “Whtryousying?”安觉得用中文无法表达自己的莫名——她要把这种感觉还给楠,所以她破天荒开了句洋文,英文一直不怎么地的楠曾再三提醒过已经过了高口的安,别在她面前显摆。

  果然,楠一听到飘着异国他乡风味的语言,脸色暗陈下来,“干嘛啦!笨伐,我会读取记忆的呀,开个飞机算什么啦,杨利伟叔叔在的话开火箭也没问题的。”

  安惊叹这女人的想象力。“好吧,I服了YOU。”但是这就更加证实了安刚才的猜测——她们这是在犯罪。劫机罪——根据安并精深的法律知识,劫机罪绝对不是和小偷小摸一个等级的。至少也和抢劫强奸不相上下。

  我抢劫?我强奸?这些字眼突然跃入安的脑海,让她不能适应。一个优秀学生,年年的三好,十几年的班干部,现在要去抢劫强奸?想到这里安反了一下胃,汗毛根根倒竖起来。

  “还要你帮个忙。”楠钩住安的肩膀,像是情人间的私语,“哎,机长室的门一般不会开,需要你把它变没了。明白吗?”

  安还在犹豫怎么回答,突然看见楠的表情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刚才自信满满的笑容戛然而止,惊恐取而代之爬满了那张精致的脸庞。

  “怎么了女人?”安循着她视线方向觅去,这回她也定格在那里。

  闪烁着微微绿光的星屑,飘然而至。就在离她们座位不远处的身前,一粒若隐若现的绿色火星,正无声无息地接近她们。两个女孩顿时僵坐在那里,大气不敢出一下。眼睁睁地看见它穿过了玻璃杯的杯身;木质的桌子——所有物质在这粒星屑面前似乎变成真空,毫无阻力。

  近了,更近了。

  “别动!”楠拉住安欲起的身体,“空气流动会让它更快速贴到你身上。”两个人像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