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12>  

2011-12-10 01:37:54|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玄幻小说]恶魔的子宫12 - 北日 - .

    考试迫在眉睫。安在熄灯之后打着应急灯看书,嘴里念念有词,完了,怎么办。

  “你还真不急啊,你决定重修啦!这门课没补考的你别忘了。”

  “哎,我告诉你件事,你先答应我不告诉别人。”刚刚跑完老师办公室又跑了网吧的楠,窝在被子里,慵懒地把身体探向安,说,“我知道题目和答案了。”

  “是吗?”安轻声地用自己的鼻息微笑,说明她完全不相信楠的一派胡言。

  “你别不相信呀。我说真的呀。”楠打了个哈欠,四肢伸展看来,修长的手臂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乏力还是激动。眼泪止不住地败给地心引力。

  “你这两天怎么这么累啊?”

  “呼……呼……”楠倒在床上,身上的外套还没脱掉,人已经进入了梦乡。安叹叹气,摇摇头,哎,真受不了这家伙。

  第二天。考试前夕。

  楠心不在焉地翻着书。与身边奋笔疾书的安形成鲜明的对比。

  “别管她,她准备好重修费了已经。”安对楠已经彻底绝望,放任自流了。

  “我们打个赌吧,要是我及格了,你帮我洗一个礼拜的衣服。”楠很吊地看着坐在她后面的安,“要是我得满分你帮我洗一个月。”

  “你得满分,你剩下一年半的衣服我包了。”安才不吃她这一套,“如果你挂了,你帮我洗。”

  “说定了。”楠的话音刚落,安就窃笑,哈哈,这下我赚大了,就算到时候她抵赖,至少一顿大餐已经到嘴边了。

  考试进行得异常顺利,楠既没有准备小抄,也没有偷溜出去上厕所——看来她是放弃了,心甘情愿洗衣服或者请吃饭吧。

  楠的眼眶红了。一方面是因为疲劳,另一方面是因为兴奋。所谓杀红了眼,原来还包括眼眶。

  因为她看见监考老师正是她这门课的老师。这样一来,一个大胆的主意在她脑中形成了。

  楠现在咏唱这法术所需的时间已经比之前快很多,当老师发现光束的瞬间她已经进入了他老人家的大脑。

  依旧是全黑的世界,依旧是五彩斑斓的光束,依旧是一幅幅重叠的影像。楠对此已经轻车熟路。但是这次似乎有点不同。她看见周围有许多半透明的图像,围绕在她身边,漂浮在半空中。

  楠定睛一看。天哪!是教室里所有同学们的记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楠可以同时操纵不止一人的记忆!

  这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楠的能力足够强大,她可以让整个班级成为健忘之班!

  楠当时就兴奋得不行了。她用眼神轻触那些散落在四周的记忆——别人的隐私她现在一览无余。有些忘乎所以地四处环顾,直呼眼睛不够用。突然她发现一件事,一件让她本来就已经张大的嘴巴更和不拢的真相。

  那一幅幅画面,除了剪切,居然可以拖移出来,并且插入另一个人的记忆力。

  也即是说,除了使人失忆,楠还可以拼接别人的记忆!

  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场电影,那么,楠正是电影外的,那个摄影师。

  很好,很好,楠伸出微微发颤的手,取出老师脑海中对考试题目和答案的那段记忆,放到自己的记忆片断中。同时她有很不情愿地看到自己的记忆中有几幅画面开始闪烁。她挑了一些不重要的,删去。

  那么,记忆可不可以复制呢?

  这似乎是一个问题。这场景毕竟不是电脑桌面,不能右键单击出复制剪切黏贴,楠无从入手。加之几乎要爆裂的眼球,迫使楠暂时放弃了进一步的探究。

  先搞定这次考试再说吧。

  老师在收卷子的时候一脸茫然,那充满沟壑的脸上写满了问号,银白的发丝好像因为恐惧而竖起。楠偷笑——这表情明显在问,“我什么时候出过这卷子?”

  “对了”,楠想起一件事,“既然可以拉过来,也可以还回去的吧。”

  但是这次楠失算了。这是不可逆操作。

  学校的操场上,很多男生穿着单薄的运动服踢足球,那个黑白相间的球体快速转移方向,撞在围栏上,“咚!咚!”的声音让楠神经紧张。初春的气温依然很低,楠紧了紧衣袖,在回头张望被她落下的安的那一刻,金色的阳光打在安的脸上,勾勒出一张如此完美的侧脸。她的眼睛有点酸痛,眼泪不自觉地流出来——不只是因为疲劳导致泪腺的失控,抑或是,她感觉到了伤悲。

  无论如何,她觉得自己有些邪恶。而且这邪恶一发不可收拾。就像一个瘾君子面对毒品时的态度呢。

  “今天我们上篮考试。”体育课老师是个退役运动员,硕大的身躯足够遮住楠眼前的阳光。

  上篮一向是安和楠最讨厌的项目——她们上体育课基本以散步和聊天作为主要运动项目,因此嘴皮子的肌肉都锻炼得异常发达,其他部位得到充分的休息。所谓劳逸结合就是这样。

  和西方历史考试一样,楠按照学号还是排在了安的前面。楠对着安放纵地痴笑,搞的安一头雾水,“干嘛?疯掉啦?”

  楠此时完全沉浸在疯狂的兴奋中。众目睽睽之下,楠屁颠屁颠地,以小学生拍皮球的姿势,极其丑陋地运球至篮下,更加丑陋地一投——球来了个篮外空心。

  外观人群实在看不下去,纷纷作鸟兽散。

  楠毫不在意。她笑眯眯地对着整个篮球场上环视了一眼。安不经意间发现,楠的眼神中泛着银白色的光芒。那光芒中带有些许红色。当这光线照耀到自己时,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篮球场上。

  楠以极其丑陋的姿势进了一球。

  “哟!不错嘛!第一个就进。”

  “一分。继续继续!”老师嘴里含着哨子,“瞿瞿瞿”赶集似的,听来有种特殊的快感。

  ……

  “十分!好了,不错嘛!”老师用他粗大的手臂拍拍楠的肩膀,“平时不好好练习,关键时候不错!不错!”

  楠汗流浃背地下场,刚走到人群中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用双腿夹住自己的脑袋,手从膝盖后侧伸进去,用力地揉着眼睛。她不敢睁开眼睛——一睁眼她的整个瞳孔就好像要被刺穿一样;而且,整个世界都在向左边倾斜,天旋地转。

  操场上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有男生打球时的争吵,有女生兴奋时的尖叫。但是这一切都与楠无关。

  她晕过去了。

  醒来时楠看见安那娇鲜欲滴的唇,和焦急的眼。“你怎么了?医生说你又低血糖,还用眼过度。你看看你的眼睛,肿成什么样了!”安的口气少有的重。

  楠轻轻摇头,却听见颅顶的轰鸣。可恶,太张扬果然不好啊,一下子控制这么多人,吃不消了……

  安突然啜泣起来。她伏下身靠在楠的身上,丰满的胸部挤压楠的相同部位——让楠一阵酥麻。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竟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好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