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创散文]汶川记·废墟上的歌者  

2011-02-01 14:35:58|  分类: 散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汶川记·废墟上的歌者 - 北日 - .

 

 

  歌者,真的,我恳请你停止你的歌声;我不能不这样请求。不错,我必

  须相信,也一定相信,亲爱的歌者,你已经在许多——今后将在更多的城市

  ——用你曼妙的歌喉,歌唱过爱情,歌唱过友谊,歌唱过努力,歌唱过奋斗

  ,也一定倾情地歌唱过生活。我从来不否认,也不会否认,亲爱的歌者,你

  从小就受到音乐的熏陶,也许,还受过最最完美的胎教。很小很小,你恐怕

  就认识了五线谱,就会纯熟地运用自己的嗓子。但是,我仍然恳请你,恳请

  你不要再歌唱,至少是五月,至少是在今天,至少是现在。 

 

  假如有这样的必要,我一定会向善于远徙的候鸟,向洁白的鸽子,借一

  双有力的翅膀,向世界的远方飞翔,是的,我不会不远远地飞翔。因为,我

要证明给我亲爱的歌者,我不仅仅要求你不再歌唱,我还会希望多明戈、尤

西·毕约龄、马里奥·兰沙,史瓦兹柯普夫、莎拉·布莱曼、玛丽亚·

尔西、克蕾伍札、巴莎诺瓦们,至少是在五月,至少是在今天,至少是现在

,能不能停止你们的歌唱。

 

  当我没有缘由地要求你和你们的时候,你,我的歌者,你是感到了深深

  地忧伤还是愤怒,你是抑郁了或者有一点点悲哀。不用你说,尽管你觉得我

  很粗鄙甚至无聊,因为你早就想告诉我,哲人黑格尔说过,不爱音乐不配做

  人。虽然爱音乐,也只能称半个人。只有对音乐倾倒的人,才可完全称作人

  。知道,我知道,贝多芬也说过音乐的伟大,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

  更高的启示,谁能渗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常人无以自拔的苦难。

 

  我没有权力不承认,当我第一次走进音乐厅,沉静下所有的纷乱心境,

  聆听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也就是命运交响曲时,我被震撼了,感动了,甚

  至真的帮助到了我生活。至今我还不相信,当第一乐章响起时,自己竟会有

  一种莫名的窒息感,我不相信。当我了解到,西班牙著名女低音歌唱家马丽

  勃兰第一次听到这一乐段时,竟然会被吓得心惊肉跳,最终不得不退席而去

  的故事,我想,我可以不相信自己的感悟力,但是我不能不相信伟大的音乐

  。音乐的神圣和伟力是怎么估计都不会过高的,不会。

 

  我震撼在这个五月一个又一个的震撼之中,我沐浴在五月中集体爆发的

  生命光辉之中,所以,我已然从昏天噩地之中醒了过来,好像自己成为了一

  棵挺拔的向阳花。亲爱的歌者你知道的,就在那个我的江南温煦的午后,就

  在我听着你的歌声欢快地舞蹈着的时候,意想不到的巨大灾难用恶狠狠的手

  指,死命地扼住了中国西南角那一块美丽土地的咽喉,那块土地上的一切在

  刹那之间几乎支离破碎土崩瓦解,很多很多美丽的生命,很多很多鲜活的生

  命在大地的震颤中被吞噬,被消殒,被掩埋,被剥夺,所有的美丽顷刻之间

  化为乌有。我敢相信从那一刻开始,眼泪,中国的眼泪如同滔滔的扬子江水

  ,悲哀笼罩我们的生活乃至生命。

 

  歌者,亲爱的歌者,你知道吗?身处无情灾难中心的人们尤其是孩子们

  ,面对剧烈颤动的山川大地还有河流,面对瞬间垮塌沉陷的楼宇房舍,面对

  倏忽消殒的年少青春的生命,曾经那样欢快地舞蹈着歌唱着的孩子们,该不

  会让惊恐黯哑了他们那样清脆嘹亮的歌喉了吧,该不会让悲伤羁绊了他们那

  样轻盈灵动的双脚了吧,该不会让绝望封闭了他们透彻纯粹的眼睛了吧。若

  是这样的话,亲爱的歌者,我会恳请你背上你的那把吉他出发,从你的江南

  也是我的江南那彩虹一般的石桥出发,我要请你弹拨出铿锵有力的和弦,亮

  开你高亢的激昂的歌喉,为生命唱出最最昂扬的歌声。

 

  然而,不,不!就在那样黑暗死寂的废墟下面,就在那样生命消亡的废

  墟上面,就在那样荒芜凄凉的废墟周围,我,还有我们,一次又一次,一遍

  又一遍,听到了歌声。那是怎样因为饥饿因为干渴因为虚脱,因为生命饱受

  过灾难的摧残,喉咙嘶哑着的以及气息虚弱着的,音调完完全全不准确的歌

  声呀;那是怎样的因为出于对生命的敬重而唱出来的,因为对未来生活充满

  着美好希望而唱出来的,那样嘶哑的跑调的歌声。亲爱的歌者,你说,我要

  你说,有什么样的歌声可以与这样的歌声媲美,有什么样的歌者可以与这样

  的孩子——不!我更愿意称他们为歌者——同日而语。

 

  我至今还隐约听到那一片深陷的废墟下面的年轻的歌声:当灾难的魔掌

  凶残地用残砖碎瓦将这群孩子掩埋,巨大的黑暗掺杂着恐怖不容思索地向年

  轻的生命袭来,不知道是谁对着黑暗和恐怖轻轻哼起了这首歌,我愿变成童

  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

  童话故事,幸福和快乐是结局……一个声音加入了进来,又一个声音加入了

  进来,所有生存着的生命的声音全部加入了进来!歌者,我的歌者,这样年

  轻的生命和这样年轻的歌声,在废墟下面激荡起来,并且从废墟的砖瓦缝隙

  冲将出来,黑暗难道会不涣散吗?恐怖难道会不退缩吗?

 

  我不能不牢牢地记住你呀,亲爱的小妹妹,我不能不想起你:我不会忘

  记你是灾难降临的第三天才被叔叔阿姨救出来的,残酷的水泥板无情地压住

  你的右脚五十六个小时,那钻心的疼痛即便是一个坚强的大人也难以忍受啊

  。大人们正在担心你是不是挺得住的时候,大人们正在紧张地抢救你的时候

  ,忽然,一个微弱黯哑的声音从你躺着的门板上传出来,两只老虎,两只老

  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这

  细细弱弱的歌声一遍一遍响起,竟然具有那样强的穿透力,它一时间压倒了

  所有的嘈杂喧嚣以及痛苦的呻吟,直接渗透到现场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我

  的小妹妹呀,当你说出唱歌可以忘记痛这句话的时候,大人们无法抑制自己

  的感动而哭了。我流泪在想,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五岁的女孩成为慰藉

  伤痛的小小歌者?

 

  当死神张开它巨大的羽翼,扑向都江堰这只大鸟——从地图上看,都江

  堰像一只直立俯瞰的鸟——的时候,往日充满了欢笑声的新建小学顷刻之间

  消失了。我不愿意相信,灾难中它竟会失去自己至爱的那么多孩子,几百多

  条鲜艳灿烂的幼小生命啊!在凝固在历史中的那个黑暗时刻,在满目疮痍的

  废墟底下,惊恐的尖叫声,恐惧的哭泣声,让恐惧更加恐惧黑暗更加黑暗。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几十个稚嫩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这声音

  是那样的庄严坚定顽强,这声音是那样的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这声音是那样

  的超越了生命最初的意义,这声音是那样的神圣无比,歌者,我要说,是的

  ,我一定要说,这歌声不是技巧能够打造的。因为,这是孩子们的心灵长出

  来的最最嘹亮的歌: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

    前进!

    进!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