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白衣卿相  

2010-09-10 00:32:42|  分类: 影音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到此人,既不是感于名句——杨柳岸晓风残月,亦非思于佳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只因他的生命过程中所有的成就,竟是那般的身不由己,竟是如此的歪打正着。

假如,我们欲从浩牒的历史之中,查寻此人的影踪,会略带失望地发现,那是怎样的绰绰约约,朦朦胧胧,既不线索清晰,亦不伟岸高大。许多时候,凭那些脍炙人口的词作,一些诗词爱好者还偶尔会记起他;而别的人,即便在历史的街肆勾栏间,与他邂逅碰面,甚至还寒暄两句,过后,也很快就记不得他是谁了。然而,我隐约觉得,这些时候自己对他的梦牵魂绕,很大成分是,因了他的经历,由经历揭示的做人成事的哲理。

知道他是闽北崇安人,便兴师动众,搜罗县志之类的资料。尽管使了千方百计,仍旧所得甚少,仍旧对其的生平所知寥寥。甚至,没人清楚他确实的生卒年月。据说,他的家乡山青水绿,风景这边独好,却无有可做凭吊他的物事。

自然,凭着史籍的片章只言,我们终究还是有了这样的讯息:此人大概在三十岁上下,挥别了故园乡土,跑去京城,以求功名。与那个时代的大多数文人一样,他亦是以踏上仕途为人生大目标。彼时,此种信条应视作有理:人生在世,草木一秋,谁人不想施展抱负,大展宏图?而从仕为官,有职有权,方能成就宏愿。原因就是,那个时代,没有如今的多元化成才之路。

故而,仕途之上,跋涉着形形色色被扭曲了人性的人:如李白、陶渊明者,求政不得而求山水;如苏轼、白居易者,政心不顺而顺文心;如孟浩然者,匿终南山而窥长安;如诸葛亮者,虽言不求闻达,布衣躬耕,却暗聚内力,逢明主则出而建功立业。

而我所述文主,则是另一类人物。他起而于政治热情炽烈,渴求施己才华,服务社稷;然,屡屡碰壁,却未似诸多文人那样,转入山水;而是沉浸市井社会,植根市民阶层,于其间成就自己之文名,确立自己在文学史上之地位。可以这样说,他是文人阶层仅有的一个类型,一个特立独行的代表。

 

约宋真宗天禧元年,此人风尘仆仆至京城,第一次赶考。他自忖,以自己的才华,有充分理由可以金榜题名,且已然幻想着,日后必将有一番作为。岂料,揭榜之日,他名落孙山。首战告负,他笑曰: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又三年,二科依旧落第。此番,他荏忍不住了,于是乎,想发几句牢骚,以泄胸中郁闷,随即挥毫,写就那阕著名的《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爽。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酌低唱。

意思是说,我考不考得上官,有关系吗?只要有才,一样能被社会认可,我就是一个没有官服的官。那些虚名有什么用处,还不如换来吃酒唱歌。

 

这些话,本就是一个背地里的小牢骚。然,他偏就没想一想,你怎么敢用自己拿手的歌词,做牢骚之用。反转一想,此举似乎也怪不得他。当时,他恐不知自身歌词的分量。正值忙于殿试之际,缘了他词作语句的美丽和音律的优美,早已征服了无数歌迷,形成了一批痴狂拥趸,且,覆盖了所有官家与民间的歌舞晚会。时曰:凡有井水处都唱柳词。

如此这般,这阕满是牢骚的《鹤冲天》不胫而走,须臾。传入了宫里。宋仁宗一听,恼怒异常。虽未即刻责罚,却悄然记下。此人尽管牢骚满腹,也只能又勤读于京城三载。再考,总算殿试官生了双慧眼,他终于被通过。及至皇上钦点放榜之时,仁宗一言:且去浅斟低唱,何要虚名;便毫不迟疑地朱笔一挥,又将他勾掉。

今次落第,于此人不啻晴空霹雳,他既无颜回江东,亦无它路可行,便更深地扎入市民群体中间,写他的歌词,并且,还不无解嘲地说:此为奉旨填词啊。

 

此人终日出没歌肆青楼,结交歌妓为友。当时,许多歌妓因他的歌词而红。诸多歌楼女子所爱真诚,不仅供他食宿,还赠予润格。一介穷书生沦落京城,屡试不爽,上,无福为官;下,无力劳作;唯有手中一管笔,胸中好词章,卖词为生,许是华山一条路。

不能不说,此种生活压力,有皇家的鄙夷冷落,亦有自己的无奈放开,倒令他一门心思从事民间创作,真的成就了他通俗文学第一词人。这样植根坊间的词人生活,一直延续了十七年。可怜见,终于在四十七岁时候,他通过了殿试,做了一个青衣小吏。

试想,歌肆青楼乃何许场合哟:那可是供享乐,造糜顿,助堕坠,教奢淫,举轻浮,使浪荡的黑洞;纵使人有四海之心、冲天之志,只要你入此黑洞,管保你也逃不脱魂销骨铄,化为烂泥的结局。然而,此人竟如有佛之定力,没有被溶解融化。

 

成语言:脱颖而出。颖就是锥子尖,将它装在口袋里,不知何时何地,总会露出尖来,此人应该就是那锥子尖。宋仁宗嫌此人这把锥子不好,啪,从皇家殿试处,一下子扔到市井底层。不想,俗衣襒袍岂能裹住闪亮的锥尖,他终于以唯一的、独特的方式,表达了自己不屈的生命形态,以及美丽的人生价值。这真应了他的那句话: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寒酸之衣,裹着的是闪光的才华。有才须得有志,不然,且看多少人跌进红粉堆中,才亦沤作了粪土。

也许,我们不会不责备此人胸无大志。同为词人,不似辛弃疾: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不像陆游:自许封侯在万里。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但是,如果尊重历史,尊重时代,我们就会说,时势迥异,不可类比。

此人所处时代,乃北宋开国初始,国泰民安,经济逐渐繁荣,文化正在复兴。京都汴梁是其时世界最大的都市,新型的市民阶层迅速形成,城市通俗文艺的发展,成为人们精神生活之迫切需要。

读书时候,读欧洲文艺复兴之类的书籍时候,好像记得恩格斯说:这是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市民文化翘盼自己的巨人,就在此时,我所说的此人出现了。可以这样说,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专业的市民文学家。市井作为一块沃土滋润他,托举他,他便如黍禾猛长,尽情发挥着才华。

 

对于词的贡献,不必待言,此人可类比牛顿、爱因斯坦对于物理学的贡献,有人将这贡献定位于里程碑。形式上,他把以往几十字的短令,发展到百多字的长调。内容上,他解救词于宫廷的官词,大胆注入市民生活,情感和语言,开创了市民喜闻乐见的歌词。艺术上呢,他发展铺叙手法,基本不用比兴,硬是白描出前所未有的意境。不能不佩服,他怎么可以将笔触伸入到那么细微绝妙的层次。常常,只需几个字,即便我们调动全套现代摄影工具,也难以企及他营造的情景。譬如这阕传唱几近千年的名作《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见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吟哦这些妙句,不会不联想到曾经的新都桥景色,那里,照相机真无需选景,抬手一揿快门,便是绝佳山水图。眼下,面对此词,任裁一句皆是情意无尽,美不胜收。这等功夫,古今词坛,能有几人乎?

不是想当名词家,此人就到市井里去。他是极不情愿不甘心,然而,又无奈地带着考场失意的落魄,一步一趔趄地走向了瓦肆勾栏。所幸的是,就在一刹那之间,他身上的文学天赋和才华,立刻与此间喧闹的生活气息、优美的丝竹管弦、以及美丽多情的女子,产生了强有力的共鸣。于是,尽管他走进了消费的陷阱,不过,他成就自己为市民文学的巨人,绝非自甘堕落的小人。

不能不承认,一个人,欲选择环境,实难;但是,却可利用环境。大约,每个人均具其自身的基本条件,亦具不同的基本才学,能否成功,原来关键全在如何处理与身处的外部世界的关系。如黄山迎客松,立峭壁悬崖,沐雪雨风霜,渐至挺如铁,叶似云,令游人敬仰之。然而,若是当初这一颗松籽有灵,许其自选生命的落脚地,想它,必是选择山下风和日丽的平原,而非此种险峻山巅。

恐是一阵莫名山风,一只惶惑飞鸟,携其至此,托于高山而寄于绝壁。松籽哭天天不应,抢地地不灵;一阵悲鸣,一阵啜泣;过后,也就拍遍岩石,痛下决心,不死即活,既活就要活出模样。于是乎,它汲取天地之精华,探枝叶以追日,伸根须以寻水,斗风雪,战寒暑,至此,苦难历尽,终成正果。此一刻,我们不知,松树会不会感谢造物之神奇,以及伟大。我们也不知,它能不能真正悟到,多亏这峭壁留下了我,若是在山下沃土之中,恐怕将平庸一生。

 

生命为何物?

这题目太大,不过,生命的诞生,就已经预示了,生命即创造:是携母体信息组合于外部世界,而去自我创造一个崭新的生命。那么,为何逆境能成大才呢?盖因逆境中,人,心想一个天地,命运偏予另一天地。两种天地之矛盾交织之结果,人可以得到超乎这两个天地之上的、更新、更完美的新的世界。而顺境则不同,盖因时时天遂人愿,无有矛盾,少于期盼,乏善理想,便无奋争,自然难以创造。那只有徒增马齿,虚掷一生了。

我言及的此人,历宋真宗、仁宗两朝四届殿考,方才得中进士。四考,金榜题名者:凡九百一十六人,九百一十五人顺顺当当录用为官,吃了朝廷俸禄,其中不乏当时功名显赫者。惜哉,即便其中有青史留名的,非专业人士真不知其人何人。倒是此人,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人生一世,天地公心。人各其志,无高无低;人各其才,孰大孰小。唯心不死,才以用,即可功成名垂。这就回答了最初的问题,为何历史记住了秦皇汉武,同样也记住了此人——白衣卿相——柳永。

 

北日于沪上黾庐

2008年6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