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二]光 阴<2>  

2010-09-28 01:16:47|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二]光 阴2 - 北日 - .
 

7.

弄堂里的房子不多,总共也就六幢。其中,五幢是每幢五个门牌号,紧靠后门的那一幢是三个门牌号。所以,这些房子就有着二十八扇正门和二十八扇后门。

    一号到十号纵向座落在大门两侧,中间形成了进入弄堂的弄路。

    十一号到十五号那幢房子顺着六号到十号房子的山墙横了过来,与它对面的十六号到二十号的房子夹出了一条路;这条路使弄堂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弯。

  因为二十一号到二十五号那幢房子,在十六号到二十号房子的后面,沿着十一号到十五号房子的另一侧山墙,砌有一道高高的围墙,一直延伸过十六号到二十号房子,延伸过二十一到二十五号房子,而这两幢房子的一侧山墙与围墙之间大约两米的间隙,便是后面两幢房子的通行要道。

  围墙直到沿河粪站的马路对面又转了一个弯,才连接到那扇不大的后门。

  而弄堂的另一侧是老底子浙江路水码头货栈栈房的山墙,货栈曾经是青帮的家当,造这片房子的宁波人麻皮阿六还算路道粗,也不得不出两根一两重的小黄鱼,才将事情搞落停当。

于是,弄堂借了货栈山墙的光,省去了一堵墙的费用,麻皮阿六甚是得意。等房子造好,他才发现,因为那处墙太高影响了光线。设计师因此倒了霉,说好的设计费被打了对折。不过还好,当初我太外公顶下的十六号房子,离货栈山墙隔着四个门牌,故所以,一年四季的光线十分充沛。

据说,年纪老了之后,太外公常常会在夏天的傍晚,掇张浙藤躺椅在浇了水的家门口,旁边搁一只花梨木茶几,茶几上一壶俨浓瓜片,半导体里总是咿咿呀呀播着宁波滩簧,这时候,他总是不无得意地说,还是我眼火好是吧?周围的人只能嗯啊哈地应付,唯有半老的小苏北一脸恭敬。

 

8.

弄堂不大,人家也算不上众多,却似戏台上一般,总是生旦净末丑各行当齐全。其中有谦谦君子,也会有卑劣小人。个别精刮人自然不能算小人,可正派人家总是对这种人避而远之,而小苏北想避也避不开。

挨到有重体力活,有人照旧会毫不迟疑地唤小苏北搭手。而他听到召唤,就算手里正忙着活计,也会忙不迭掼下,跑去帮忙。当然,唤他帮忙,就要照他的规矩,不进人家的大门。

于是,小苏北常常吃力不讨好,他帮了忙的人家,很有一些人非但不念他的好,反倒人前人后讲他,这个小苏北本来做事情蛮登样的,轧道轧得不好啊,老是跟牢福生那个犹太佬,学的出啥个好物什。

这样的话,终归会传到小苏北耳朵里,他听过之后,笑笑,不搭腔。讲的人欺小苏北势单力薄,不怕他知道,以后,有事情照样唤他帮忙。他照样开开心心掼下活计,牛似的肯帮忙,肯卖气力。

弄清弄堂各家黑漆大门里的情形,小苏北用了五年时间,确切地讲,是在他住进骑楼的第五年年头上。小苏北来到此地的第五年,因为国家发生了大事情,上海滩就有了大事情,大事情是一定会有连锁反应,所以,不管是他自家,还是这条弄堂,都发生了一些在小老百姓眼中算是大事情的大事情。

第五年的前一年夏末,他讨了娘子;第五年年中,娘子给他生了一个没有一点缺憾的儿子。而年末,他做了街角新开的紫棠鞋店大伙计,不再是倚墙角摆地摊的小皮匠。日子似乎比早前多了许多滋味。

跟死去的父母截然相反,不怎么相信天老爷和菩萨的小苏北,夜饭桌上咪着小老酒,心里暗忖,看样子是老婆有旺夫相,看她白白嫩嫩的大脸盘,一笑有两个深深的酒靥,欢喜得他恨不得死在她身上,虽说老婆的龅牙有一点不上眼。

 

9.

恐怕是缘于身份,熟悉弄堂几乎像庖丁熟悉牛一样的小苏北,对于弄里人家那一扇扇门背后的情形,却始终很陌生。如果,找一个比陌生更贴切的词,应该用是懵懂。人一懵懂,马上就应了另一个词意,本份。

而小苏北的秉性不用商量,硬是直达本份之意。一个人知道自己的本份,那只是事情的一半,要紧关子是守住自己的本份,也就是守份。守住了份,人就全和了。他自认为,自家不打回票地坚守住了自家小皮匠以及更夫的份。缘于守份,有很多机会可以熟悉人家门里情况的小苏北,出于避嫌的考虑,他有了五年不熟悉的坚持。

不管什么世道,守不住份的人,总是没好下场,小苏北闲来去福生记喝茶时候,竟说出了这样一句醒世箴言,着实唬了红鼻头福生一跳。

即便弄堂里绝大多数人,很是赞赏守份;由赞赏守份,进而赞赏小苏北的为人,却在一夜之间,出于容不得小苏北讨那样一个娘子,大家鄙夷他,瞧不起他,更有憎恨他的。

尽管小苏北颠倒诉说,自家的老婆是一个老实本份的人,从来没有做过亏心事。那些鄙夷憎恨的口水,还是险些汇成了滔滔的苏州河水。其中,尤以二十六号欧阳主编娘子为甚。

这个向来以文静贤淑闻名弄堂及街坊的主编娘子,曾经是小学校的代课老师,那个年代里她绝对算是有文化的人。不过,自从小苏北讨了娘子,她竟然斯文扫地,三天两头跑到骑楼下,贼娘倒逼地骂小苏北,骂小苏北的老婆。骂人的龌龊程度,不比粪站的味道好闻。

这个女人似乎觉得,仅仅骂上一骂,太便宜了小苏北,尤其是小苏北的老婆。于是乎,她不顾别人怎样想,不知疲倦地挨家乱窜,目的是发动弄堂里的所有人一起行动,大有不逼走小苏北誓不罢休的气势。

还算小苏北有人缘,二十五号乔家阿婆,仗了自家儿子是政府官员,约了姊妹道里几个狠货,我太外婆也是其中之一,跑去二十六号摆了话,小苏北老婆那个女人实在蛮作孽的,外加人家跟你老公的事情不搭界,这样盯住人家作,不作兴的。算了,从今往后,啥人也不准拿这桩事情搅七黏三。驱逐小苏北的这场风波,才平息下去。

事后,懂事情的小苏北心存感激,就忍痛拎着两盒采芝斋点心,一罐陆荐稿酱肉和一篓新长发糖炒栗子,带着见人就鞠躬的白胖老婆,去谢二十五号乔家阿婆。登门拜谢,又拎着厚礼,出身书香人家的乔家阿婆,自然要请小苏北跟他老婆到客堂间坐着说话。小苏北不从,坚决跟老婆并排站在门外。

乔家阿婆在门里讲,真正是看在你比弄堂里好多人晓得自家斤两的面子上,人啊,要是连自家姓啥也弄不清爽,哪能做人?那一刻,乔家阿婆熟练地剥了两只栗子,笃悠悠在嘴巴里嚼。嚼着,她忍不住手指指十七号的方向,讲,这句话讲讲真不作兴,不过,老太婆还是要讲,那种人就是不守份啊,硬是自家作死自家的。

 

10.

她讲的那种人,指的曾经住在十七号里的包小姐,一个生的妖冶且不甘寂寞的交际花。她跟逃难的小苏北前后脚到此地的,口音听上去两人还是老乡。可小苏北在这条弄堂里顶看不惯的,就是这个包小姐。虽然,刚来此地时,主编娘子得知她初中毕业高中肄业,出于好心,介绍她去代课。但是,谁知做没几天,她就不做了。

不光是小苏北,还有全弄堂的人,实在看不惯包小姐奇形怪状的打扮,胭脂水粉香水像煞拾来的,涂抹到人还没出家门,飘出来的香气几乎连苍蝇都能熏晕了。更兼这女人自从辞了代课老师,三天两头乘一辆黄包车,拿男人在弄堂里带进带出;而且坐在车上就打情骂俏,一点也不识调;更加不像腔的是,时常有男人进了十七号门,就一夜天不出来。

胜利前一年多,包小姐好像太平了一些,弄堂里看不到十七号来来去去的男人。小苏北看得最清楚,那时候只有一个老男人,偶尔晚上过来包小姐这面过夜,第二天很早就有车接了他走。

如此,满弄堂的女人忽然倒不习惯了。彷佛舌头上没有那个包字颠颠倒倒,吃饭做事情也没了滋味;那副情形像煞五芳斋的卤菜,都变成清水煮的了。

女人们就撺掇曾经跟包小姐共过几天事的主编娘子,去套套她的闲话,摸摸她的路数。似乎这样弄来一点故事片段,比热水兑高锰酸钾泡脚癣过瘾。

不料,一进十七号大门,包小姐马上这太太那太太一叫,盛满糖果的果盒一端,她的热情令到主编娘子先晕了,跟随其后的另两个女人也就目眩了。等到这几个经常逛木器店的女人,发现客堂间那套正宗的明式红木家具,她们简直变成了哑子。想想自家跟着男人在上海滩打拼了多年,熬到末节,还比不过一个逃难到上海的小女人,心口好像被十只茶叶蛋闷住。

事情也凑巧,三个女人小心翼翼啜着景瓷杯里的茶水,觉得这场戏再唱下去很没味道,正相互递着眼色,意思是赶紧退场,免得尴尬;恰在此时,一个卖相约摸五十岁的男人推开虚掩的门,跨进了天井。天井光线尽管灰暗,主编娘子还是一眼看出,那个老男人的脸阴的可以绞出水来。

趁包小姐立起身,迎向那男人,前来打探十七号为啥太平缘由的三个女人,很知趣,还没听包小姐介绍完老男人,已经慌忙借口家里有事,脚底板抹油,溜之大吉了。弄堂里的女人们以为,这三人准定凯旋而归,前前后后聚拢来,准备听故事。可惜,故事没听到,只得知包小姐的老男人,姓钱,在四马路一家洋行里做事。

 

11.

东洋人投降之后,国民政府又回来坐了江山。一时间里,猎狗似的军警特,整天满世界追查汉奸卖国贼。

小苏北悄悄告诉我太外公,自家巡更的时候发现,十七号连着好几个晚上忙得厉害,黄包车分三趟拉走了不少物什,包小姐的腔调有点怪。我太外公睡觉不好,也察觉了包小姐的动静,可是只管做生意的他,也没往深处想。

那天黄昏,宁波弄堂里的人记得清楚,西边的落日照得弄堂房顶墙壁染了血一般,心里不禁生了叽咕,这可是有点不祥之兆啊。果不其然,一队佩黄袖章戴钢盔的的宪兵,凶巴巴地乘着两辆美式吉普,冲进弄堂来,绑走了包小姐。记不清是宪兵来过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还是这帮子宪兵开着道奇卡车,带着一帮子工人,搬空了十七号门里所有的家当。

等道奇轰隆隆开走,十七号黑黝黝的门板上,多了两张盖着大红印章的封条;门边墙上白纸黑字地贴了一张告示。直到那时候,弄堂里的人才清爽,原来包小姐骗了大家,隐瞒了自家是老汉奸养着的金丝鸟这个事实。根据告示所说,那个老男人根本不是什么洋行买办,而是汪伪的小特务头子。

 

点题阅读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二]光 阴<1>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二]光 阴<2>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二]光 阴<3>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