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3>  

2010-09-21 19:46:51|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3 - 北日 - .
 

10】茅柴浜附近的地价便宜,买一块或者租一块地,用不了几块银子;有句话说,茅柴浜里好买块地,跑马场里只好买根草。况且,此地又紧靠着苏州河,小码头开了好多,甚至稍大些的工厂都有自家的驳岸,货物运输十分方便。还有很重要的一条,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是从苏北一带逃难过来的难民,生活苦,要求低,请起工人,工钱出的少,做活卖力。

一些头子活络的老板,就把工厂开到了这里。而正对茅柴浜的苏州河南岸,更是大纱厂、色织厂、轧钢厂、橡胶厂林立,这些厂的老板都是名震上海滩的大亨。麇集于南岸的商铺客栈货站,简直可以用密密麻麻形容。

腿稍好起来的爹爹正值壮年,那里还在床上躺得住。

每天清早傍晚,他老是一个人拄着一根棍子,跑到苏州河边上,坐在岸上,一坐就是一两个钟点。被老东家叫回去的妈妈,一再叮嘱他和爷爷,千万要看好孩子爹。话里的意思,听的人都明白。

所以,日日要出去捞生活的他,就关照小妹妹留在家里,像跟屁虫一样,死死盯住爹爹,千万不能离半步。爹爹先起只当是家里人关心自己,后来发现这种关心背后的含义,立刻破口大骂,妈了个屄的,老子还没活够呢,你们巴老子死是吧?老子还要做一件大事情给大家看看哪。

听一向视子女如宝的爹爹,一反常态,这般凶神恶煞模样地骂人,他和妹妹有些惊恐害怕。而妈妈,包括帮里的兄弟们,反倒开心起来,只是不知道他说的大事情,是一桩什么样的事情。大概那次骂人过后一个来月光景,爹爹要妈妈炒了几个菜,买了两瓶酒,把帮里的大哥二哥几个人请到家里,喝着小老酒,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原来,爹爹整天泡在苏州河边,既是散心,也是在为自己家和帮里的日子想辙。后来,他终于发现,茅柴浜有很多人在南岸做工,特别是纱厂色织厂大部分女工;而浜北这边的木器厂、酒精厂、酵母厂的男工,一多半却都住在浜南。每天上下班,这些人要绕道三官荡桥,或者是新泾桥,路上起码要走半个时辰,特别是夜班女工,走那几段僻静的小路,很不安全。有胆小的,还要搭伴而行,甚至家人接送。

假如,茅柴浜与对岸三角场有一座桥,或者开通一条摆渡,工人就方便了不少。爹爹说,他算了一下,造桥的代价太大,办起手续很难;开摆渡线就不同了,只要有一条大点的船,两个会撑船的船夫,定下两个登岸的驳岸,就能开张。

 

11】靠帮里众弟兄的帮衬,帮里老太爷和几位老大与水务处的周旋,尤其是撑着拐杖的爹爹前前后后的张罗下,茅柴浜至三角场的摆渡线,终于开通了。

选了一个黄道吉日,也没摆酒水,只放了几挂鞭炮,爹爹领着前来捧场的、此地有头有脸的小老板,以及穷邻居,给从河神娘娘庙请来的神位上了供,行了礼;妈妈跟邻居姐妹们,给来人发了点了红的馒头,就算施了典礼。

上了桐油修莯一新的木船,船舱不大,但是,舱棚是油布的,舱壁上有两扇镶了玻璃的窗,舱里有三排长条凳。船尾的橹柄,爷爷特地用鸡油慢慢打磨了三天,手感溜光滴滑,上面扎了一朵红纸花。

船尾船板上,摆着一碗鸡一碗鱼一碗猪肉,还有一碗白酒,爷爷领着爹爹,他,还有爹爹新认下的土地吊眼皮,和尚,跪在船板上,点了三炷香,拜过了河神娘娘。然后,爷爷亲手解开了绑着大橹的麻绳,吆喝一声,娘娘保佑,开船喽!

摆渡一开,人气甚旺。来往两岸的人,看爹爹、吊眼皮跟和尚他们做事仁义,收费便宜,摆渡木船打理的干净整齐,连驳岸栈桥也收作的蛮像样子,考虑到下雨候船的不便当,爹爹他们抽空用木头竹竿和芦席打了棚子,用石块铺了地面,这在当年许多简易的摆渡线里,算是做得很地道的。

为了拉住上中夜班的客人,爹爹跟徒弟们也分了班。于是,原本仅仅是穷苦人才肯乘坐的木渡船,不久之后,连跑帐先生小生意人工头,也来凑热闹了。眼看摆渡生意一日日红火起来,一条船就显得拥挤不堪,分了班的师徒三人,有点吃不住劲。

那一趟,凤凰木器厂的三个英国佬,其中就有老板,不晓得是心血来潮,还是什么原因,偏偏不开自己的奥斯汀过三官荡桥,非要坐这摇摇晃晃的摆渡船,过到对面的三角场。

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管事先生,人家都叫他牛皮经理,一定叫他爹爹不准其他乘客登船。等着上班的七八个男女工人,一下子急了,跟牛皮经理横竖商量不通,竟然拿矛头指向爹爹,要他出来摆一句话。

爹爹谦卑地小声跟牛皮经理打招呼,说这班兄弟姐妹上班晚了,是要被敲掉饭碗头的。还是跟外国人通融通融吧。牛皮经理鼻子里哼了一声,直嚷着叫爹爹撑起船走,还说跟这帮子穷鬼,没什么好说的。

一个火气很大的年轻工人,甩掉手里攥着的工作帽,一把揪牢牛皮经理的衣襟。眼看一只小钵斗大小的拳头,就要砸到牛皮的大脑壳上,爹爹慌忙伸出一根拐杖,适时地挡住了拳头。

若不是爹爹在这条河的北岸,是一条站着似塔,卧着像龙一样的汉子,那天准定出大事情。眼看英国佬气急败坏地,从裤袋摸出一把手枪,爹爹慌忙上前,拼命分开了正缠作一团的牛经理和青年工人,并有点奴相地答应,为他们单独开一船。

 

12】本来以为,这事情就此过去了,谁也没摆在心上。

后来,爹爹在摆渡口或者船上,碰到那个火气大的年轻工人,还语重心长地讲,小兄弟,出门在外,要晓得看山水,轧苗头,好汉不吃眼前亏。旁边的工友们七嘴八舌插话,是啊,听七阿哥话,没错。

像煞这句话的尾音还没落,吊眼皮带来的一个消息,让爹爹以及苏北帮众弟兄大为震惊:曹家渡那面的日本宪兵队,跟极司菲尔路的那帮子怂,不仅以抗日分子的罪名,抓了那个年轻工人和他的工友,而且,还扬言,浜北的苏北帮里面有重庆派来的人,早晚会狠狠收作他们。

爹爹问,这桩事情是啥来头,弄清楚了没有?吊眼皮喝了一口水,说,听讲牛经理的什么亲戚,在极司菲尔路里面做事情。

比牛经理大出二十多岁的大哥,跟爹爹站在凤凰厂门口,约摸有半个多时辰,也没见姓牛的出来。

爹爹让大哥坐在木头墩子上歇着,自己又掏出香烟,递给门房间的大头,问,你娘舅准定在?大头点上烟呼了一口,爱搭不理地说,阿哥哎,我做啥骗你呢?

眼看太阳西斜,月亮已经爬上来了,仍旧不见那头牛仍不见踪影,爹爹和他大哥眼看厂子里的人,打着招呼,从自己眼皮底下走得精光,气得呼哧呼哧直喘。可毕竟两人算是江湖中人,跑过三关六码头,明白人在屋檐下,那可不低头的道理,仍旧强压住怒火,悻悻地走了。

大头以为,自己这碗闭门羹烧得绝妙,伸出手冲着远去的背影,做了个屌的手势,压低嗓音,笑成了一只夜猫子。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命就坏在这碗羹上。

带着侥幸的心理,在宽阔的苏州河面上,爹爹和他的徒弟们撑着的两条木船,继续着摆渡的航行。

他们再也没有看见,那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工人,据说,等他家人带着钱,跟着管粪码头的青帮黑皮,去极司菲尔路保他的时候,人已经没了人形,本应该送到医院救治,无奈凑的钱都进了汉奸和黑皮的口袋,只能用板车拉回家。照着土郎中的方子抓得药,吃了没有几帖,人就不行了。

临死的时候,顿断续续地说着两个字,报仇......报仇......。已经成为他兄弟的吊眼皮,和尚,牙齿咬得咯咯响。

爷爷先起不晓得这桩事情,爹爹想瞒住自己的爹爹。可是,纸怎么包得住火。就在爷爷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慌忙说,大牤子——大牤子就是他爹爹的小名——大牤子,赶紧跑!

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爹爹他们后悔没有讨爷爷的主意。闻听爷爷叫他们跑,爹爹忙说,我跑了,你们咋办?再说,到处都叫日本人占了,跑到啥地方去?

爷爷伸手掴他一巴掌,说,你寿头啊。随后压低嗓子,还记得白麻皮吗?前两天我拾垃圾时候,碰到他家老头子了,白麻皮干上这个了,爷爷伸出四个手指晃了晃,好像是在苏南的苏锡那块。恰好这时候,门外一阵嘈杂。

 

13】爹爹,吊眼皮被抓的时候,刚刚在他家附近的河神娘娘庙躲起来;孤家寡人的和尚,却是第二天凌晨被抓的,而且是光着屁股,被人从铁路桥——后来那条铁路拍过电影《铁道游击队》——曹寡妇床上揪出来的。

妈妈跑去找大哥,大哥老婆说,那狗日的带着大儿子,早两天就跑了。妈妈哭叫着,他从来没看她这样骂过人,啥大哥噢,狼心狗肺,不是他爷娘操出来的,养出小人没屁眼子的,死了烂了狗都不吃的东西!平常要兄弟卖命了,左一声兄弟,右一声兄弟;出事情了,他倒好,倒比兔子跑得还快,连个招呼都不晓得打!

大哥老婆愣愣站着,嘴唇翕动,硬是说不成一句话。等妈妈骂得累了,她才说,是那个民校里教书的驼子叫他跑的,怎么跑的主意也是他出的。读书人没一个好东西。

坐在红色的囚车里,尽管五花大绑,爹爹不像吊眼皮哭得鼻涕眼泪的,他挺直腰板,死死盯看自己对面提着快慢机的小子。

他只读过两年私塾,当时当地,想不起什么英雄豪杰就义前,有过什么壮行的话,突然,有一句话他记得清楚,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一想到这句话,他马上踢了吊眼皮一脚,大声讲,哭啥哭,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快慢机小子不容他再说,飞起一脚,踢到爹爹下巴上,他嘴巴里一下子涌出鲜红的血。吊眼皮一见,呜呜哭得更凶了。

进了极司菲尔路黑黢黢的大铁门,一阵阵鬼哭狼嚎传进耳朵,吓得哭得昏天黑地的吊眼皮,猛地噤若寒蝉,没有了声音。爹爹往车厢里吐了一口浓血,车门就在这时候被打开了,快慢机小子凶煞恶神似的叫嚷,滚,滚下去!

爹爹以为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一纵身,窜出车门,然后扭头对吊眼皮说,给我拿出男人样来,不就是一个死吗?

坐在一个有宽大窗户的房间里,足足等了有两个时辰模样,一个瘦高个子,留着山羊胡子的半老头才姗姗而来,快慢机小子和另一个矮胖子,对半老头点头哈腰,爹爹晓得,这人就是旧戏文里的判官,掌握着自己和吊眼皮的生死。

谁也没料到,老头却说要跟他做一笔生意,还客气地叫手下人倒了两杯热水,拿来一小笸箩山东羌饼,说做生意先要把肚子吃饱。

爹爹看看老头,又瞟瞟羌饼,然后递了一个眼色给吊眼皮,两人一天没吃过喝过东西,就不去想后头是死是活,再说死也不做饿死鬼,于是就抓过饼子,就着白开水,狼吞虎咽起来。

 

 【点下列题目阅读】

        苏州河角度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1>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2>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3>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4>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5>

       词人寻踪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女神吟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白衣卿相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把栏杆拍遍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0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