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1>  

2010-09-21 19:38:04|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1 - 北日 - .
 

1】他端起小钵斗似的大茶杯,咕咚咕咚,往喉咙里猛灌酽浓的茶水;直到肚子里觉得产生了荡漾,才将杯子放回驾驶台一侧的老位置;接着,用搭在脖子上的、分辨不清本来颜色的毛巾,揩揩脸上身上不断渗出的汗,然后一脸满足,坐在驾驶椅上,享受头顶那台吱吱嘎嘎转动的小风扇吹出的风,还随手用粗壮的指头,抹了一下仪表玻璃上的浮尘。

抬眼从驾驶舱的舷窗望出去,河两岸的风景是这样的不一般了。

记得刚刚到这座轮渡口上班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嫩黄瓜似的小青年;倏忽之间,怎么就像轮渡船才开了一个来回,头发竟落上了白霜,脸上莫名起了皱纹。

而南岸和北岸原先参差的棚屋瓦舍,没了,取而代之是一幢幢高楼。班上的老兄弟退休的退休,调岗的调岗,一个个都走了。剩下自己,独守着这个日暮黄昏的渡口。

渡口东边不远处,一架初具了雨后彩虹轮廓的钢铁大桥,正被紫红色的夕阳映照出弧形的剪影。听过来渡口闲聊的造桥师傅说,上面讲了,十月一,桥一定要通车。

还没造这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在这条河上的历史使命就要结束。领导上也很关照自己,老早讲了,等他下了船,就到去城市规划院史料馆做讲解员。因为,不仅公司上下,连市里都有人知道,他藏了一肚子故事,有关这条河以及河上的轮渡。

 

2】乘轮渡的人越来越少,除了上班下班的时间段,能激起他年轻人一般的兴奋;其它旁人眼里的开心事情,只能令他心情舒服一会儿,决不会兴奋。

所以,只要一踏上船,他总会情不自禁地整整老太婆洗净熨平的工作服,甚至带上有些泛黄的白手套,一边攀进驾驶舱,一边跟摆渡客里熟悉的老乘客打招呼。

每当渡轮启航时,总不忘了照水上行当的老规矩,鸣响三长一短的汽笛,算是给船上的客人和水面上航行的大小船只敬个礼。

船驶出轮渡站,即使前后左右一览无余,没有什么要紧的情况;河水也很平缓,微微泛着银色的波粼;他却依照几十年养成的习惯,以一副全神贯注的神情,驾驶着船向前航行。

轮渡站空闲的时间多,候船的栈桥上,经常空无一人。这时,忙停当的他,就会下意识地白附近新造的大桥一眼,也会对着桥上川流不息的公交车嘀咕,更是感冒不远处的高高的轻轨。

当初,看着那些日夜轰鸣的掘进机、大吊车、土方车、搅拌机,还有一帮子操着外地口音的工人,他兴奋过。这是他除了开轮渡船之外,很少几次的兴奋之一。甚至连家里的老太婆都奇怪,这怪老头子,怎么忽然像小把戏似的,迷上了这些东西。

以至于有一天老太婆问,那,这些桥啊车的都造好了,你这船还用得到吗?他才像瞌睡懵懂的人,兜头被浇上了一桶冷水,然而,却醒得有点茫然。

从那天开始,他一改平日在家的习惯:喜欢一个人听听戏文,养养草虫,不怎么与人搭讪;竟然捧起电话不放手,要不就是一得闲,就往几个或为官或是民的老兄弟家跑,死盯着人家问,造了桥,通了车,有了轻轨,那我们这轮渡站怎么办?

当了公司经理的师弟,跟师哥向来随便,一句话噎得他憋屁放不得,不是我讲你,老是欢喜淡吃萝卜咸操心。这种事情是我们管得了吗?他一气之下,对师弟说,小屄养子,一辈子的感情了,我能不问吗?师弟连忙陪着笑脸,他还是气哼哼一摔门,走了。

早两年,不知是因为来摆渡的人稀稀拉拉,还是因为年纪大了,害怕长时间的独处,一种说不清的寂寞难耐,以至于慵倦,总是缠绕着他。他曾经忿忿地骂自己,你他妈的不是还没老吗?

于是,他就强迫自己,哼起年轻时候唱过的歌来,尽管五音不全:它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它不怕风吹雨打,它不怕天寒地冻,它不摇也不动,永远挺立在山巅。

一边哼着歌子,一边他就拎起水桶墩布,从河里打上水,天天把渡船的船舷甲板船舱,打扫的干干净净。来摆渡的老老少少都惊奇,说他,有这时间,还不如打打瞌睡呢。他憨憨地笑道,做做,心里爽快。

 

3】中秋节的时候,上面来人到船上慰问他,他吵闹着要油漆,说要把自己这条船重新漆一遍。人家都劝他,这船马上要退休了,要进博物馆了,何苦呢?

他一生就是犟牛脾气,几十年了,家里外头,人家都不跟他计较。

隔了一星期,不少人看见,一辆小车装来几桶墨绿色的油漆,给他卸在了船上。又一个星期,一条墨绿的簇新的船,出现在河面上;甚至原先斑驳了的船号标示,也用白色红色的油漆重新描过,远远看过来,分外醒目;这令前来摆渡的人,还有走过河岸的人,犹如发现了一处意外的风景。

每天早晨和晚上,渡船昂昂叫着,比这轮渡站鼎盛时期,显得更加欢实。有老乘客跟他打谤说,老家伙,你返老还童啦。他紧握着舵轮,只是笑,也不搭腔。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不光他没想到,连上面都没想到。

应该是一个下午,他正在船上听广播,用的是从国外考察回来的小女儿,送给自己老爸的MP4。光学习如何操作这叫什么爱姆屁事的小玩意,足足花了他三天的功夫。要是以前,他准定是要光火的,准定要骂女儿败家。如今不同了,他老是讲,年纪再大,思想也要跟得上时代潮流,这回,他觉得自己也算跟了一把潮流。

正胡乱想东想西,一个小青年蓦然跳上靠在栈桥边的渡船,不大的渡轮顿时摇晃了起来。小青年身上背着大大的画夹子,他对他笑了笑。

对于画夹子,他看得多了。从年轻时候起,时常有人来他的轮渡站,摊开夹子,一坐就是半天,还有人为他画过像呢。而他,从来不为难这些画家。

跳下驾驶舱,他有些尴尬地走向小青年,告诉他,小弟弟,就你一个人,是不能开船的。他让小青年多走几步,从西边的桥上过河。他说,顶多也就是二十来分钟的时间。

小青年笑了,不但没走,还递上一根三五牌香烟。他摇摇手,拒绝了。

过去因为家境不好,只能靠节省养家;所以,他一辈子烟酒不沾,唯一的嗜好就是喝茶。还是穷,只能长年买茶叶末子喝。假如,弄到一罐子茶叶,那是要留着的,等逢年过节或者来客人了,才拿出来。

小青年告诉他,自己有一个日本朋友,准备搞一个艺术工厂,就是,对对,就是一个工厂。早就想利用这个轮渡站了做成一个展览地,不知道行不行?他听得皱紧了眉头,工厂?展览?是日本人?

 

4】小青年干脆坐下来,跟他说工厂的远景,那个日本艺术商人的经济实力,还很诚恳地说,到时候,老先生可以加入进来,继续管理这个轮渡站。

他疑惑地上下打量小青年,问道,你是中国人呢,还是日本人啊?

小青年从他的话里,似乎嗅出了不搭调的味道,语气就生硬了起来,什么意思?我当然是中国人咯。

他挥了挥阔大的手掌,嚷嚷起来,走走,中国人?我怎么看怎么就像老早的汉奸啦?这轮渡站和船,就是炸掉,也不可能给小日本。小青年笑了,你这个老东西,你看着好啦,到时候,这地方照样是人家的。

三天之后,那个背画夹的小青年和其他五个男女,陪着一个四十来岁日本人,来到轮渡站门口。

他正坐在门口售票,一眼就看到了小青年,叽叽呱呱讲着鸟语,手还不停地对着轮渡站指划;那个日本人手搭在一个打扮妖形怪状的女的肩上,不时地点着头。这些状况,叫他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他忽地站起身,刷地拉上了铁栅栏门,转身就大步往船上走。

小青年在身后喊,老先生,开开门好吗?他想了想,停下脚步,扭头说,日本人?不要想从我这里踏上这条轮渡船!

双方对峙了一会儿,小青年他们发现没有进轮渡站的可能,便忿忿道,跟你这老东西没啥可说的,我们去找轮渡站的主管部门,说着,只能悻悻地走了。

看着这一行人走后,他捧着硕大的茶杯,坐在寂寥的船舷,盯看着看了几十年的汩汩流淌的河水。

一忽儿他仿佛看见了颠簸在风浪里的小舢板,那是还年轻的父亲,拼命摇着橹,向岸边挣扎;一忽儿他似乎看见了岸边低矮昏暗的滚地龙,母亲正怀抱着年少的自己,向着河边张望;他的眼里,不知不觉间,泛出了点点泪光。

于是,许多陈年往事,齐齐涌上了心头。

 

【点下列题目阅读】 

        苏州河角度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1>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2>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3>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4>

  [北日原创苏州河系列故事之一]孤 渡<5>

       词人寻踪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女神吟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白衣卿相

  [北日原创散文音画]把栏杆拍遍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10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