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圈子已满,恕不受请。

 
 
 

日志

 
 

[原创青镇故事]梦 乡  

2010-11-17 01:36:19|  分类: 随笔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是啊,我的故乡,我的小镇,今夜归来,我竟不敢踏过你那顶栏杆残损的拱桥,不敢靠近你那倾斜颓圮的牌坊,不敢走拢你那枝干苍老的银杏,不敢轻叩你那扇雕纹斑驳的旧门......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起自于对古老的背叛,也不是源自于对落伍的鄙夷,更不是来自于对历史的淡漠,而是发自于内心深处的尊敬和挚爱。该是因为敬畏,才会近乡意切,近乡情怯。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我耳畔响来你泖凼的轻吟了,我眼里映入你凼上的船影了,我鼻子闻到了你身上的气息了...还有那些高高的飞檐翘角和贞女墙,那些雕花窗棂排门泄出的淡淡灯影,那些隐约和着竹箫低唱的小调,还有我熟悉的乡人劳作和忙碌的身影,莫不影影绰绰朦朦胧胧,就着这浅夜的丝丝缕缕的冷雨,齐齐涌入我这个游子的心湖,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搅乱了波光上的月影,自然还有我的思绪。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想是你该睡了,桥上没了纷沓的足音,凼水敛了朦胧的夜霭,坊间散了嘈杂的人声,草丛喑了寒虫的低鸣,连最晚停息的惊堂,怕是也悄然搁在了案角了吧?连警惕的看守人,怕是也酣然在蟹塘小屋了吧?连夜游的猫狗们,怕是也蜷在屋脊或者门畔打盹了吧?眼看着一笼笼灯光渐次熄灭,体悟着故乡在夜的安谧里和平地沉睡而去,我却感动到格外清醒。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我是生长在你的土地上的呀,故乡;我是生长在你的河流上的呀,故乡...在你翠绿的苜宿地里,我采摘到了我幸运的四叶草;在你清泠的泖凼河流里,我扑腾会了我难看的狗刨;在你的古老的银杏树上,我刻划下了我一次次的身高;在你虹似的卧虹桥下,我拥有了我最最青涩的初恋...故乡,我承认,年少无知的我,曾经劣迹斑斑,无数次地惹你生气,你却不弃不离,给予了我宽厚的包容和教诲。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我不知道,你在这夜的熟睡中,会不会做梦?如果做梦,会不会梦到自己的游子?如果梦到,会不会泪水涟涟?而我,在你身边的时候,因为你的落后,常常牢骚满腹。记不记得,我有过誓言,终有一天我要离开,离开后再不想你。真正远离了你之后,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却时常会默读你,只有在这样默读的时候,我才能慢慢入睡;时常会在梦中呼喊你,因为这样的呼喊,我竟会猛然而醒。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一次次问过自己,难道你不是缘了故乡的逼仄窒息,而义无反顾地逃离的吗?为什么离开了却如此魂牵梦绕?你知不知道,我逃离过后,远远地注视你山丘上掠过的季风,是怎样吹出了草木的葳蕤;你泖凼里漾起的波浪,是怎样航出了船只的编队;你牌坊前映照的阳光,是怎样明亮了沧桑的历史;我惊赞你,我的故乡,你不是以毁灭而是以重塑的精神,让古老化作了新奇,给陈旧赋予了新生。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我轻轻地问你,街角处阿婆的馄饨摊还在吧?忘不了冬日补课回家的路上,那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怎样倏忽之间驱散了我周身的寒冷;牌坊下篾竹阿叔的篾席还编吗?总记起夏天暑热难当时,躺上用井水揩了的席子上,如何顷刻之间凉爽而惬意;我还想问你,书场里的说书先生的惊堂还响吗?怎不想初中时猛涨的文学兴趣,离不开先生的《三国》《西厢》《水浒》激发;还有,小学校的门卫阿公更老了吧?他还会咪着老酒,给孩子唱那些古老的田谣吗?河埠头阿姑还在撑船吗?在拜金主义盛行的当下,我知道她仍旧免费渡残疾人游览。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你是我的梦哦,故乡;你真实的伫立着,不仅在我梦里,也在我梦外。在你的身上,没有丝毫的虚幻,你的执著简约真挚淳朴奋发,构筑了故乡完整形象,深深地镌刻在我心上。我彳亍于生活的路上,漂泊于探索的河道,纠结在繁复与喧嚣的世象里,越来越觉得自己缺失了本原的质地,乃至筚路蓝缕。仓惶匆促之间,我淡漠了你的存在。万般焦虑之下,我才无奈回首,众里寻他千百度,只见你仍在那灯火阑珊处。

[原创]梦里·梦外(中华书刊同题) - 北日 - .

  面对你的种种,我似乎顿悟,淡漠你,其实就是淡漠了自己的家园。你不仅是我血脉的家园,还是我精神的家园,归根结蒂一句话,你是我今生的宿命。正想到空泛处,凼上忽地响来欸乃声,月影里有篙入水,船老大压低嗓子唤出了号子,那该又是你的夜航船起碇了。这真像一个梦哦,多年前我青春的航行,也如今夜般清泠的时刻,也如今夜船上某个少年,携带一个简单的行囊,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你,远远地挥别了你,我的故乡。然而,我相信,梦醒时分,少年准定会和我一样,回归到今夜这个梦的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